-

他隨意走著,身後突然傳來一道呼喚聲。

“請問,是左少嗎?”

左辰夜停下腳步,轉過身來,看向來人。

是k城孤兒院的李若英院長。

剛纔花園裡光線不足,李若英不敢確定麵前的人是不是左辰夜,現在左辰夜轉過身來,她看清楚了,的確是左少。

“真的是左少,太好了。

我一直在找你。

我在會場問了一圈,冇見到你,有人說好像看到你往後花園去了,我便過來看看。

”李若英院長激動道。

“你找我有什麼事?”左辰夜疑惑道。

他見過李若英院長兩次,起先給k城孤兒院捐錢的時候,後來的捐贈事宜大多都是許安寧去處理。

按說,李若英平時也是跟許安寧聯絡比較多。

他實在想不出來,李若英院長找他能有什麼事。

“左少,感謝您這些年來,對孤兒院的支援。

又給孤兒院建造了新的場地,最近我們已經完成了搬遷,新家非常漂亮,環境也好,孩子們可開心了。

真的太感謝您了。

”李若英院長由衷地感激道。

左辰夜微微一笑,“李院長何嘗不是一輩子都奉獻給了慈善事業,幾十年如一日照顧著孩子們。

他之所以會一直給孤兒院捐錢,也是因為,他很感激孤兒院曾經對喬然的照顧。

喬然失蹤以後,他遍尋不著,瘋狂地到處尋找慰藉。

最後,他找到喬然從小生長的孤兒院,體驗她待過的每一個地方,感受她曾經的成長經曆。

“哎,每一個來孤兒院的孩子。

我都當他們是我的親生孩子,絕不會怠慢他們。

李若英院長感慨道。

她看了看左辰夜的臉色,小心翼翼地問,“喬然還冇有找到?”

她看得出來,左辰夜對喬然的愛,已經深入骨髓。

左辰夜一怔,下意識地搖搖頭,“冇有找到。

至少,現在還不能對外公佈。

“哎。

對不起,我不該問,雖然心底抱有一絲期望,但是……左少,您也要想辦法忘掉過去。

重新開始新的生活,喬然從小心地善良,我相信,她不會希望看到你一直痛苦。

”李若英院長歎道。

“院長,你找我?還有什麼事?”

左辰夜問道,他想李若英院長到處找他,絕不可能隻是為了閒聊幾句。

“哦,對。

你看我這破記性。

”李若英略略低首,從口袋裡麵翻出來一隻紅色袋子。

“左少,我今天找你,是想將一樣東西交給你。

”她遞上前。

左辰夜伸手接過,老舊的紅袋子,他打開,裡麵赫然是一枚銀吊墜。

黑乎乎的,幾乎看不出原本的顏色,形狀也很怪異。

上麵隱約看出刻著某種圖騰,像是某種信物。

“這是?”他疑問道。

“這次孤兒院搬家,清理出很多舊東西。

我無意間找到這枚吊墜,應該是喬然幼年時留下的東西。

我想著,她冇有其他親人。

就交給左少。

”李若英院長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