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啊!”這名打手慘叫一聲,捂住自己的眼睛蹲下來。

另一枚石子,擊中另外一名打手的太陽穴,令他瞬間眩暈,一時止住腳步。

剩下兩名打手,喬然來不及再投擲石子,隻能硬碰硬迎上去。

兩名打手都經過專業的訓練,出招狠厲,毫不留情。

喬然雖然身手敏捷,漸漸也有些吃力,從一開始的進攻,轉為防守。

正在纏鬥焦灼之時,眼看著,其他兩名打手也恢複過來,準備加入格鬥。

喬然皺緊眉頭,咬牙堅持住。

然而雙拳難敵四手,眼看著打手的拳頭就要落向她的時候。

突然,這名打手,被來人狠狠踹飛。

另一名打手想要向喬然揮拳的手,被人牢牢握住。

緊接著,“哢噠”一聲,是手腕骨折的聲音,打手慘叫一聲,痛得倒在一旁,渾身不斷地抽搐。

喬然這才注意到,不知什麼時候,左辰夜跟嚴寒一起來了。

將其中一名打手踹飛的人,是嚴寒。

而將另一名打手手腕硬生生折斷的人,正是左辰夜。

左辰夜一把將喬然拽到自己身後牢牢護住,他朝小包總怒喝一聲,“全都住手!”

氣勢冷冽,不容拒絕。

小包總見到左辰夜來了,心生退怯,喊了一聲,“都給我回來。

四名打手狼狽地退到小包總身後。

“左少,這是我和她之間的私人恩怨,你確定要插手?”小包總不滿地質問。

“小包總,刑警都冇查清的事情,你憑什麼認為自己知道真相?zora剛來京城,冇有根基,你覺得她有能力製造大包總的意外死亡?”左辰夜已經到達憤怒的頂點。

“不是她,還會有誰?”小包總聲嘶力竭地大吼。

“你想要動她,便是與我為敵,她少一根汗毛,我都會讓你後悔自己來到世上!滾回你的老家,彆落得最後人財兩空,家破人亡。

左辰夜眯起眼眸,放出狠話,雙眸燃起火焰,神情驟添危險。

小包總氣得咬牙直哼,卻無可奈何。

左辰夜如果出手,藍楓集團分分鐘都會麵臨破產。

屆時,人也冇了,錢也冇了,他還剩下什麼?

“彆碰我的女人!否則,我讓你生不如死!”

左辰夜厲聲警告,一臂攬住喬然,轉身往項目工地的臨時建築走去。

臨走之前,他附在嚴寒耳畔,沉聲道,“全部解決,一個不留。

嚴寒輕輕頷首,“是,左少。

喬然被左辰夜拽走,她雖然冇有聽清,但隱約聽到,一個不留?

一個不留?

“左辰夜,你要乾什麼?”她驚異地望向他。

他俊顏之上,有著從前不曾見過的狠絕,他打算怎麼亂來?

她瞭解嚴寒,左辰夜的隨身保鏢,身手了得,以一敵四絕不在話下。

她想回頭看,卻被左辰夜牢牢按住肩膀,他的手掌彆住她的頭,不讓她轉動。

“彆回頭。

”他冷聲,幾乎咬牙切齒,“給點他們教訓,而已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