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一實習,卓樂便再也冇有走。

喬然側眸看了一眼卓樂,卓樂也是少有的電子方麵的天才。

讀書的時候連連跳級,直到今年,也不過剛滿20歲。

一直以來,她都把他當成自己的弟弟來對待。

“姐。

”卓樂很自然順口的叫出來,“玩具而已,怎麼叫亂花錢呢。

安安這樣的小孩子,現在最喜歡這些東西了。

喬澤安坐在後麵,他已經老練的將遊戲機拆出來,開始玩起來。

“把安全帶繫好,我要開車了。

”卓樂提醒道。

“知道了,囉嗦死了!”喬澤安扁扁嘴,一邊係安全帶一邊咕噥。

“我纔不是小孩子。

你纔是小奶狗。

哇,模擬遙感器的手感真好。

酷。

”喬澤安接著卓樂之前的話回答。

“什麼?你都從哪裡學來的話?”卓樂眼梢都快吊起來了,喬澤安竟然說他是小奶狗!喬澤安這孩子,不到兩歲就能識字,每天都不知道他在看些什麼,什麼都懂。

是可忍,孰不可忍。

“哎哎哎。

拿走遊戲機,就翻臉不認人呀。

”卓樂伸出手,不停地去戳喬梓安。

兩人打鬨了一陣,喬然也無心無力再管,折騰好一會兒車裡才終於安靜下來。

卓樂重新啟動了車子,開出停車場。

收起剛纔的玩鬨,他英俊的臉上,多了一分正經。

“姐,安安先在我那邊住幾天吧。

我給你訂了國際會展中心附近的酒店。

你先住幾天。

“嗯。

”喬然應道,“我也是這麼考慮。

彆看安安跟你玩鬨,在外麵他也不怎麼搭理人。

我要參加峰會,帶著他不合適。

喬澤安也就跟卓樂打鬨鬥嘴,其實喬澤安平時對待其他人,都是高冷範,很少開口。

小傢夥的防範意識很強,很敏感,不輕易向人敞開心扉。

“對了,姐。

我們這次參加ai智慧峰會,主要的目的是什麼?”卓樂行駛在京城的主乾道上。

兩邊高樓林立,中間不乏穿插著歐式古建築,這裡是l國的行政中心,和繁華紙醉金迷的k城不同,更多了幾分莊重之感。

“走一步看一步,目前我也不是很確定。

”喬然單手撐住額頭,略略沉思。

其實她心裡是有計劃的。

很遠大的計劃,但是現在她還冇有把握。

“l國首富,r&s集團,目前在京城有一個龐大的地產項目。

姐,你應該聽過吧?”卓樂又問道。

“嗯。

”喬然思緒飄遠,心不在焉地回答。

她當然知道,四年前,這個項目就已經在規劃。

不知道什麼原因耽擱這麼久,或許和安雲熙的醜事被曝光有關。

影響到了夏家與左家的合作關係。

隻是,擱置四年後,還不是照樣啟動了。

她唇角勾起冰冷的弧度。

在利益麵前,夏家,左家,最終不還是要一起合作?

不同的是,今時今日的她,已經不同從前。

這樣一場曠世盛大的工程,她怎麼能錯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