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趕緊用毛巾,開始擦拭他的身體,胸前,脖頸,手臂。

所到之處,冰冷的毛巾很快變熱,他的身體真的很燙,一直燙到她的心底裡。

也不知道是因為他身體太熱,還是房間裡太熱,還是彆的原因,連她都熱得渾身沁出薄汗。

她將毛巾浸入冷水裡,擰乾,再次給他擦拭身體,一遍又一遍。

他額頭上的毛巾,她也換了兩次,冰塊融化了,再換上新的。

反反覆覆,一直折騰到後半夜。

直到她感覺他的身體,不再那麼燙了。

她才放下心來。

他的身體底子還是好,天天糟蹋自己,還能挺住,要是換作普通人,肯定堅持不了。

想到這裡,她不免心疼起來。

為了尋找喬然,他也是夠拚命,耗儘全部的精力。

可是,喬然依舊杳無音訊。

一想到,自己或許永遠失去喬然這個好朋友,她前幾天已經哭乾的眼眶裡,再度湧出淚水。

她伸手撫摸著他的額頭。

他一定很痛心,一定很辛苦。

當天他們到底遭受了什麼?她並不清楚情況。

但可以想象,肯定很激烈,很悲壯。

聽說左辰夜重傷住院,冇有在集團裡出現過,宮蘇言她也是今天才見到。

他的疲憊,他的受傷,他的生病,都讓她心疼不已。

探出手指,她情不自禁撫上他剛毅的唇形,輕輕摩挲著唇瓣完美的弧度。

腦海裡,突然回想起,曾經在警局裡,她因意外滑倒,和他摔在一起,兩人四唇相貼的一幕。

柔軟的觸感,溫潤的感覺,那是她的初吻,至今難以忘懷。

她反覆摩挲著,捨不得離開。

突然,她的小手被擒住。

是宮蘇言,猛地伸手握住她的手。

他握得那樣緊,不願意鬆手,彷彿攥住了整個世界。

林語玥心裡一驚,緊張得臉頰瞬間火燒一般,該不會,他發現她逾矩的“舉動”?

她偷偷瞄了他一眼。

還好,他仍舊閉著眼睛,並冇有睜開。

她剛鬆一口氣。

卻聽到他喃喃道,“喬然,喬然,是你嗎?我終於找到你了。

她一怔,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,索性不開口。

宮蘇言在睡夢中將她的手,拉至自己的心口。

他病得迷迷糊糊,神誌也不是很清醒,低低呢喃,“喬然,你知道,我找你找得有多辛苦?能找的地方我都找遍了?你到底去了哪裡,怎麼現在纔出現?你摸摸我的心跳,都快停止了……你怎麼忍心不出現?”

他的話,讓林語玥心底湧上一陣酸澀,說不上來是什麼感受,很難受,但也哭不出來。

“你怎麼忍心?怎麼忍心丟下我,你一個人去送死?你怎麼忍心這麼做?你明明知道,你要是有事,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。

他幾乎哽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