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再見,路上小心。”安雲熙懂事地回道。

掛斷電話後,她忍不住問閆軍,“京城是不是有什麼事?”

閆軍說道,“是軍區出了點問題。聽說內部出了叛徒,武器彈藥庫的位置暴露。所以最近將軍很頭疼,正在儘全力轉移物資和資源。”

“哦,難怪。那你回去的理由,也是名正言順。”安雲熙纔不關心軍中到底出了什麼事,她對這些都不懂。她在意的是,這些意外事件不要影響她千金小姐的地位。她就要嫁入全國最富有的豪門之中了。

“嗯,我現在就出發。你自己回家可以嗎?”閆軍偷偷將手覆在安雲熙柔嫩的手背上,有些戀戀不捨。其實他更擔心的是,一旦她達成心願,還會不會需要他。

“當然。你趕緊走吧。”

安雲熙眼神柔媚地彷彿能滴出水來。

打發走閆軍之後。

安雲熙獨自慢慢走回家。

開門的時候,她留意到夏振海的鞋隨意脫在地毯上,東一隻,西一隻,看起來爺爺已經回家了,並且回來的很著急。

因為平時夏振海總會將鞋整齊的擺放在玄關,也算是軍人的一種強迫症。

安雲熙彎腰將鞋子撿起來擺放好。

接著她來到廚房,發現做好的晚餐並冇有動過的痕跡。

奇怪,爺爺回家以後,並冇有吃晚飯。

那他在做什麼?

雖然夏振海不是她的親爺爺,但對她還算不錯。她從小缺乏親人的感覺,夏家的溫暖讓她舒心許多,也算是彌補了童年的遺憾。

她覺得有必要去看看夏振海究竟在做什麼,以免秦念真不放心。

看向二樓,夏振海的房間似乎門掩著。

安雲熙輕手輕腳地走上樓梯,她輕輕推開夏振海的房門。

房間內靜悄悄的,隻見夏振海獨自躺在搖椅上,和以前一樣,麵對著一堵空牆壁。

隻是,這一次,牆上的古董鐘似乎被人取了下來,並且後蓋打開著。

她小聲喚著,“爺爺。”

夏振海並冇有動靜,安雲熙心想,難道他睡著了?

她瞥見夏振海手裡似乎緊緊攥著什麼東西。像是一張老舊的照片?他捧在懷裡,像是緊擁著最珍貴的記憶,睡著了也不願放手。

這場景,令她回想起來了,曾經她進入夏振海的房間,他不慎將一張照片掉落在地,她當時想撿起來,他還喝止了她。

記得爺爺還不曾對她這麼凶過,也不知是什麼珍貴的照片,讓爺爺性情大變,和以前的慈祥判若兩人。

當時她匆匆瞥了一眼,冇太看清,隱約是一名少女,難道就是傳說中冷雲霜的照片?

而且,當時總覺得照片上的臉型和容貌,很眼熟?

她一直想找機會再看一眼照片。

今天趁著夏振海睡著了,倒是一個絕佳機會。

她悄悄靠近,當她看清楚照片上的人時,瞬間驚在原地。

喬然,太像喬然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