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但是聽和看,完全是兩種不同的直觀感受。當他看到喬然的名片時,上麵的燙金名字,讓他瞬間有種熟悉感。越想越覺得不對勁。

“好的。夏老爺子,您需要吃點什麼下午點心嗎?”

“不用。謝謝你們費心,該去忙什麼就忙什麼,不用守著我。”夏振海和藹地說道。

“好。”林經理乾笑一聲。

嘴上答應,可她哪裡敢走呀,老爺子可千萬不能有任何閃失。她連忙吩咐其他服務員拿來了精緻的下午茶點心,都是健康不甜的糕點。

夏振海小坐片刻後,覺得體力恢複大半,到底年輕時候的身體底子好。他站起來,對林經理說道,“我走了,謝謝你們的招待。”

林經理趕緊殷勤地問,“我來幫您叫出租車。”

“我自己叫。”

夏振海拒絕後,自己緩緩走出雲天一品。

見夏老爺子蒼勁的背影終於消失在雲天一品的大門前,林經理終於鬆了口氣。可算是把一尊巨佛送走了,愁死她了。

她拍了拍胸口,順順氣,吩咐其他人,“該乾什麼趕緊乾,散了散了。”

隨後,她自己也趕緊忙著去召開例會。

另一邊,夏振海叫了輛出租車,獨自前往K城的鑒定中心。

很快,出租車便抵達。

他下車後,徑直走進鑒定中心大門。距離時間不長,他還記得上次取報告的地方,也記得交給他報告的工作人員,叫做小鄭。

他直接走到鑒定中心最裡麵,上前問道,“小鄭今天在嗎?”

一名女性工作人員走出來接待,笑盈盈答道,“他今天調班休息,老爺爺,您有什麼事情找他呀?或者,您也可以和我說,叫我小張就行,看看能不能幫到您。”

“哦,我想來查一份報告,大概四個月前。你要是知道,問你也一樣。”夏振海在鑒定中心裡的椅子上坐下來,他風濕嚴重,病痛纏身,腿腳不便,今天恰恰冇帶柺杖出門,多少有些疲憊。

“我可以幫您查詢。您可以告訴我,想要查什麼報告?”小張儘責的問。

“當時我們夏家送來兩份孤兒院孩子的親子鑒定,其中一份是安雲熙,你應該聽說過這件事。我想知道,另一名女孩的名字叫什麼。”夏振海神情嚴肅地說著。

“哦,原來您就是大名鼎鼎的夏家老爺子。我知道這件事,夏家千裡尋親成功,而且是我們中心做的鑒定。為了這事,我們領導還特意開了慶功會。我這就去幫您查。”小張興奮地說道。

“謝謝。”夏振海非常客氣,完全冇有架子。

小張走進資料室,打開電腦記錄,很快便翻到了當時的記錄。

她走出來,對夏振海說道,“夏老爺子,另一個女孩的名字……”

夏振海聽著,感覺心提到嗓子眼。

“叫喬然,喬木的喬,然後的然。”小張特意強調了一下,為了讓夏老爺子聽得更清楚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