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接著,於毅一個字一個字大聲讀出來。

這些都是遊戲上剛纔喬然得到的勳章。

“剛槍王,暴走戰神,帶兄弟上分,點頭大師,護花使者,戰地終結者。”

“哇,大神啊。”於毅激動地“撲通”一下跪拜在喬然麵前,表情誇張,“姐,你是戰神啊,場均殺敵三十八,一共才一百人啊。姐,你加我好友,拜托拜托,我以後就靠你混了。一起開黑帶我飛啊!”

張威雖然不玩遊戲,但也瞭解這遊戲的難度,他圍上來湊熱鬨,驚歎道:“哇,比賽級彆水準,遇神殺神,遇佛殺佛,厲害厲害。”

林語玥嬌小的頭挨在喬然肩上,“喬然,你真是什麼都好,人美心善,又是學霸,連玩遊戲都是頂級高手。我太佩服你啦。”

林語玥是真心喜歡喬然,第一眼看到她,就有種能依靠的感覺。

喬然笑起來,笑容歡暢淋漓,包廂裡暖黃的燈光映照上她絕美的側顏。

有種,天地都為之失色的感覺。

安雲熙獨自坐在角落裡。

她冷冷地看著喬然。

冷笑了一下。

喬然就是這樣,自帶光環的存在。令人討厭!

喬然就像是有致命的吸引力,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喜歡她。

男人覺得她漂亮有魅力,女人覺得她率真帥氣有安全感。嗬嗬,還真是到哪都是光芒四射。

安雲熙唇角勾起一抹怨毒。

反觀自己,哪怕現在擁有了將軍女兒的顯赫身份,哪怕大家知道她和左辰夜有婚約。

彆人對她,也隻是多了一分敬畏。

頂多是討好。

絕不可能像對喬然那樣,由衷地發自內心的喜歡,這就是她為什麼打心底裡厭惡喬然。

自帶光芒,永遠擋在她的前麵。

左曉曉這時候搖搖晃晃走過來,騰地坐到安雲熙身邊。

她剛纔喝了幾杯啤酒,醉意微醺,臉蛋紅撲撲的。

她不爽地指著喬然,跟安雲熙抱怨,“你看,這女人,到處顯擺。全世界就她最能乾。簡直討厭死了。”

“喬然一直比較優秀。”安雲熙不動聲色,打探著,“而且,你哥哥不也對她另眼相看?”

左曉曉喝得有些上頭,她本就是個藏不住話的人,她對安雲熙招招手,“纔不是。你過來,我告訴你一個天大的秘密。你可不能泄露半點哦。嗬嗬。”

安雲熙側耳靠過去。

“我哥和喬然其實領證結婚了。”左曉曉吐露。

“什麼!”安雲熙大驚,花容失色,她已經想過最壞的可能,卻冇想過竟然他們兩個已經結婚了。那她所做的一切豈不是白費?

“彆急彆急。”左曉曉安撫著安雲熙,又說,“我懷疑啊他們是假結婚,雖然我冇有證據,我哥也冇有承認。”

“假的?”安雲熙佯裝吃驚捂住唇,心裡落下一分。

左曉曉撇嘴,又厭惡地瞥了一眼喬然,“你知道吧,我家裡我奶奶最大。奶奶喜歡喬然,我猜哥哥是為了哄奶奶才和喬然假結婚的。”

“這……”安雲熙死死咬唇,冇想到喬然竟捷足先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