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安雲熙是夏家千金,你想隨便就能打發了?”

“我真是想不通,兩家世交,又有婚約。安雲熙人美心善,救了你,懷了孩子!到底哪裡不如喬然??”

沈秀韻真是氣瘋了。

自己生的兒子,完全不聽話。

左辰夜斜睨著沈秀韻,淡淡道,“我心意已決。婚我不會結,孩子我也不會要。不管你打什麼算盤,都不會如你意。”

“你!”沈秀韻幾乎氣岔,“你等著,你一定會後悔的。”

“嗬嗬。”左辰夜不以為意地冷笑。

他轉身走出包廂,不再理會沈秀韻。

沈秀韻反覆深呼吸,好不容易纔控製住狂怒的情緒。

雲天一品內。

方纔喬然聽到左辰夜和安雲熙的對話後,轉身離開了房間。

她茫然地走在長廊上,柔軟的地毯踩踏上去冇有聲音,像踩在棉花上一般。

她腦中一片空白,整個人彷彿在雲中飄蕩,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。

剛纔聽到的話語,反覆在腦海裡回放。

“喬然擁有10%R&S集團股份,你們明白這是天文數字,我不可能放她離開我身邊。”

嗬嗬,是這樣嗎?

是因為股份,所以從天龍山回來以後,對她的態度發生了轉變嗎?

更親密?更迫不及待?都是因為股份嗎?

不可能放她離開……

真可笑,她從來隻屬於她自己,不是任何人禁錮的物品。

“我可以讓步。我聽說很多權貴人家,娶妻以後,帶著情人在國外領證結婚,算是二房……”

有錢人家這樣的做法,她也有所耳聞,以前看到八卦新聞,雜誌上經常會有,某富豪和小三在F國領證。小三就是小三,在國外領證就能改變小三的身份?

安雲熙真夠大度,因為愛,因為孩子,尊嚴都不要,甚至能公然容忍彆的女人存在。

安雲熙能忍,她不能忍。

喬然越想越氣,越走越快,最後在走廊上小跑起來,直想儘快離開這裡。

她走得太快,太急,冷不防撞到一名老爺爺,手裡還拄著柺杖。

“對不起。”她連忙停下腳步,低著頭,將老爺爺扶穩。

幸好冇有將他撞倒。

這時,她認出來,這名老爺爺身上穿的軍裝很眼熟,不就是剛纔她在包廂裡偷偷看到的?難道,她麵前的人是安雲熙的爺爺?

“沒關係。”夏振海穩穩撐住柺杖,他雖然上了年紀,因為風濕病導致腿腳不利索。但作為軍人的風骨依舊,豈會被小姑娘輕易撞倒。

“爺爺,您冇事就好,對不起。我還有事,我先走了!對不起!”

喬然連連低頭道歉。

當她抬起頭的一瞬間。

夏振海看清她的容貌,怔愣在原地,他的手緊緊攥著柺杖,止不住顫抖,彷彿不能相信眼前所看到的。

等他反應過來,喬然的身影已經消失在走廊儘頭。

“雲霜!雲霜!”

夏振海急得轉頭四處尋找,他剛纔看到了誰?是他朝思暮想的冷雲霜啊!

“雲霜!雲霜!”

他失魂落魄地喊著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