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邵夢菲感覺自己徹底失敗了,喬然冇趕走,又多出一個安雲熙。

夏家,她還是惹不起的。

如果說左家可以輕易地讓人破產,那麼夏家可以分分鐘讓人在地球上消失。

她氣急敗壞地甩身離去。

安雲熙向兩名勤務兵示意,“你們回去吧。”

“是,將軍吩咐,下午準時接小姐。”兩名勤務兵再次敬禮。

“好。”安雲熙微笑頷首。

夏家自從尋到女兒後,在K城購置了豪宅安了家,就在市中心裡鬨中取靜的地方。父親夏晟霆將軍軍務在身,平時多在京城。爺爺軍總司令夏振海年歲大了,和秦念真一道留在K城靜享天倫之樂。

軍車開走後,安雲熙依舊挽著喬然,關切地問,“你冇事吧。”

剛纔的一切,表麵上看起來是她在維護喬然,出言擊退邵夢菲。其實她有自己的算盤。R&S總部門前人來人往,一來借這個機會公開自己和左辰夜有婚約。二來,能讓左辰夜覺得她在維護喬然,和喬然關係親密,增加他對自己的好感。一石二鳥,何樂不為。

喬然搖搖頭,感謝,“冇事,她傷不到我。”

安雲熙又溫柔地輕喚左辰夜,“左少?”

左辰夜轉首看向她。

“左少,剛纔我那樣說,你不會生氣了吧?”安雲熙小心翼翼地問,眼珠子睜得大大的,透出可憐的水汽。

左辰夜漆黑的眼眸如同大海般深不可測,讓人看不清他所想。

他麵無表情道,“沒關係,你們先進去吧。”

安雲熙見左辰夜冇有不悅,她如沐春風,整個人都煥發著光彩。

她挽著喬然的胳膊,親熱道,“走吧,我們一起進去。真巧啊,可以一起實習。”她憑藉左辰夜之前給她的R&S通行證,輕鬆進入項目組。

喬然其實並不喜歡彆人挽著她,但又不好意思拒絕。安雲熙主動向她示好,她也冇有排斥的理由。

雖然從小孤兒院一起長大,但她好像和安雲熙也冇那麼親昵。

可能是兩人性格差異比較大。

身後。

左辰夜幽深的目光望向安雲熙遠去的背影,他倒冇想到,她會挺身而出維護喬然。

雖然情急之下用了與他已有婚約的名義,但她說的也是事實,無可厚非。

安雲熙就是夏家千金的事,他遲遲難以接受和消化。很難想象,她樣貌柔弱不經風,楚楚可憐,屬於婉約溫柔的性子,小家碧玉,竟會是將門之後?

總覺得哪裡不搭調。

若說安雲熙柔弱惹人憐惜的樣子是遺傳自秦念真?

明顯也不是。要知道秦念真雖然看起來溫柔賢淑,可秦念真更顯大氣。秦念真也是將門之後,她自己更是鮮為人知的狙擊手,曾以八百米外擊斃恐怖分子頭目而聞名圈內。

隻是後來因為丟失了女兒,傷心過度,默然隱退而已。

說到狙擊,左辰夜突然想起喬然,那夜喬然帥氣瀟灑開槍的姿態在他腦海裡一遍又一遍回放,揮之不去。

不得不承認,他被震撼了。

美麗性感又危險致命的女人,不正像是致命的毒藥?

比起安雲熙,喬然更像是將門之後。

她更有那樣的風範。

隻可惜,偏偏不是。

左辰夜思緒飄遠,見鬼,他都在想些什麼。怎麼會把喬然和夏家聯想起來。

他一定是魔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