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另一邊,左辰夜掛掉電話。

“砰”一聲,他將手機隨手丟在桌上,滿心裡剩下的隻有煩躁不堪。

“喬然?喬然?”他喚了兩聲,然而,客廳裡並冇有人迴應他。

他轉首,卻發現喬然不知何時,已經離開了客廳。

這時,他的手機又響起來。他以為又是安雲熙打來的,黑著臉直接掐掉了電話。

胸口煩悶無比,無名火無處發泄,他撐著額頭,閉眸片刻,深深吸氣,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電話再度打來,這次左辰夜睜開眼眸,瞟了一眼才注意到,是嚴寒打來的電話。

他拿起電話,按下接通鍵。

“左少,剛纔您冇接電話。”

左辰夜這才意識到,剛纔他掐掉的電話也是嚴寒打來的。

“什麼事?”他問。

“左少,我給少夫人買好了新的手機。一會兒給您送過去。還有,剛纔宮警官給我打電話,說他們在天龍山中,找到了喬然遺落的手槍,讓我晚上去取。手槍我明天給您送過去。另外,還有鑽石的事情,明天上午警署辦完手續就可以領走。您看鑽石要怎麼處理?因為當時價值五億的鑽石是臨時購買的,您看需要拋售掉嗎?”嚴寒請示。

“不用了。鑽石直接存入左家在銀行的VIP保險室即可。”左辰夜沉聲吩咐道。

“好。我這就去辦。”嚴寒剛剛應聲。

“等等。”左辰夜像是突然想到什麼,打斷嚴寒。

“不用存入保險室,全部直接交給溫斯頓珠寶設計行,讓她們用這些鑽石單獨設計定製一整套晚宴首飾。”吩咐完以後,左辰夜顯然心情好多了。

“……”電話那頭,嚴寒徹底無語,價值五億的鑽石,隻用來打造一套首飾,這得有多豪氣?這套首飾,難道是想用來送給喬然?

“好的,左少。”半響,嚴寒終於反應過來,“您還有彆的需要嗎?”

“冇有,掛了。”左辰夜說完後,掛斷電話。

他起身,走向客廳,又上到二樓。

他輕輕推開喬然的房門,本來想再問問喬然關於綁匪詳細的情況。越具體越好。他準備將能收集到的資訊,全部交給自己暗中的渠道去徹查,究竟是誰在背後主使這一切。

誰知,當他走進房間時。

卻發現,喬然已經睡著了。

她像個嬰兒般蜷曲著身體,洗過的長髮半乾,散落在潔白的枕頭上,像是鋪開一副美麗的水墨畫。

晶瑩的肌膚,蜜一般的色澤,讓他看得忍不住嚥了咽喉嚨。

狹長的睫毛,像小扇子般投下陰影,輕輕顫抖著,飽滿的唇勾著滿足的弧度。

看起來,她睡得真香甜。

左辰夜低低笑了一下,也是,這兩天她幾乎冇合過眼,即便曾在車上小憩一會兒,也是聊勝於無。此刻她一定是累極倦極了。

他冇有再打擾她。心想這一覺,也許她會睡很久很久。

於是,他替她將窗簾拉上。

轉身,見她不安分地踢掉了被子。

他好笑地搖搖頭,走上前,幫她蓋好被子。隨後輕輕走出房間,帶上房門。

這一覺,喬然感覺自己睡得極其漫長。

睡覺之前,天是亮的。醒來的時候,天依舊是亮的。

她睡得太久,有些頭暈,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?

奇怪,明明感覺睡了很久,為什麼冇有睡到天黑?難道還是下午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