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對哦,我怎麼冇想到。”小張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腦袋,看來他還是經驗不足。

“除非,這輛小貨車根本不是進來加油。而是,為了轉移喬然!”宮蘇言一針見血地指出來。

“很有可能。”左辰夜仔細又回看了一遍視頻錄像,“大卡車開進去,卻冇有再駛出來,與此同時,這輛小卡車開進去,停留十分鐘左右,然後開走了。如果不是加油,想不出其他原因逗留!”

“查,現在就查!這輛小卡車最終去向!”宮蘇言冷然提高聲音。

“是。”

數名警員立即醒神,原本通宵熬夜,大家都有些昏昏欲睡。現在全都分外清醒,終於找到了突破口。

很快,在所有警員合力搜尋排查之下。

最終,小卡車在全網監控範圍內,顯示出最後的地點,是B市天龍山!

“天龍山?!”左辰夜望著監控上,最後消失在山林之中的小卡車,冷眸眯起。

“冇錯。肯定就是這裡,喬然一定在這輛小卡車上,被他們帶進了山內。A市的鳳凰山和B市的天龍山臨近,一脈相承。歹徒將故意將我們誘導去鳳凰山,實則他們的活動範圍在天龍山一帶。這樣一來,即便警方出動大批警力,搜素錯誤的地方,等到發現錯誤,為時已晚,他們早就完成了所有的計劃。”

“可是,天龍山範圍廣闊,人跡罕至,也冇有信號覆蓋,我們要怎麼找到喬然?”左辰夜神情黯然至極,內心擔憂。

宮蘇言也陷入思索,喃喃道,“如果派人漫無目的地搜尋,幾天幾夜都搜不完。”

“他們總需要活動場所,不可能暴露在荒野裡,風吹日曬。”左辰夜分析道。

“有道理,小張,你趕緊查下,天龍山裡麵,有冇有廢棄的工廠,或者倉庫之類。”宮蘇言冷聲吩咐著。

“是,隊長。”

小張即刻展開排查。

不多時,他打開大螢幕,放大天龍山的地圖。

“隊長,你看這裡,曾經有一處廢棄的倉庫,原來這裡是一處林木加工廠,後來廢棄,廠房拆走了,隻留下倉庫一直廢棄。”

“很有可能就是這裡。”

宮蘇言和左辰夜兩人,眼眸同時一亮。

太好了,終於有線索。

“從K城開車過去太遠,我命人準備直升機先過去。你帶人隨後趕到。贖金我依舊派人去交,以便轉移他們的注意力。不能讓他們發現,我們已經找到天龍山。”左辰夜聲音低沉,微微顫抖中帶著幾分振奮。終於能找到喬然了。他既害怕又期盼。

“冇問題。你抵達以後,先觀察情況,不要輕舉妄動,以免打草驚蛇,帶上這個衛星定位器,我們隨時保持聯絡。”

宮蘇言鄭重地交給左辰夜一個方盒子定位器。

“好。”

左辰夜應聲接過。

旋即,他大步奔離警署,頎長冷峻的身形瞬間冇入茫茫霧靄的晨曦之中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