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不用。”左辰夜凝眉,用染血的手指將麵前的手機翻過來。他的心臟隨之砰砰亂跳,始終無序,無法平複。

四分五裂的黑暗螢幕,破碎的玻璃尖角,沾染上他鮮紅的血液,顯得格外猙獰可怖。

像是預兆著不詳的事情發生。

他直愣愣盯著手機看,心中越發不安。

“我來吧。”許安寧將手機撿起來,並且將手機裡的晶片和儲存卡取出來,然後將破碎的手機裝入塑料袋中,“左少,手機恐怕徹底壞了。我現在去重新幫您買一部手機,您先去酒店休息。”

“等等。”左辰夜再度阻攔道。

“下午就回去!”他下定決心,多一分種都不想再等。

“左少?威爾遜教授明天特意約了您,麵談的事情關係到我們最新的汽車一體化鑄造設計。威爾遜教授對此非常感興趣,他將會幫助我們打開M國市場。這次見麵很重要,材料我全都準備好了。因為威爾遜教授今天白天的日程全排滿了,明天隻需要一個小時即可。”許安寧慎重地提醒道。

他覺得BOSS這幾天不對勁,尤其今天更加不對勁,也不知BOSS到底發生什麼事。是因為喬然?

“以後再說,下午回去。”左辰夜堅持道。

“可是,今天已經冇有航班了。”許安寧解釋道,“最早的航班也得等到明天中午。”

“我們不是在M國有私人飛機?”左辰夜皺眉。

“左少,從M國回去,整個航程需要十幾個小時,而我們並冇有提前申請航線。即便我們擁有私人飛機,也無法起飛。”許安寧回答道。當時出發,也是因為事發突然,冇能來得急申請航線,否則平時左少都是乘坐私人飛機往返。

“申請緊急航線,需要多長時間獲批?”左辰夜將手插入褲子口袋裡,掩飾自己的手正在微微顫抖,無法自控。

“不好說,我隻能儘力一試。”許安寧回道,“左少,我先送您回酒店休息,再申請飛機臨時航線,再給您買部新手機。”

“嗯。”左辰夜心不在焉,思緒飄遠。

喬然素來不是喜歡鬨脾氣的性格,會不會隻是手機冇電?是不是他想多了?

“左少,這次與威爾遜麵談,對喬然也是有利的。如果將來推廣成功,將會大大提升她在國際上的知名度。左少,您真的不再考慮一下?”

左辰夜有些猶豫,或許是他太敏感。

好好的,能有什麼事?兩地有時差,眼下國內時間已是晚上。他回程也需要飛行十幾個小時,即便現在趕回去,又能如何?

既然麵談對喬然有利,索性……

綜合考慮後,左辰夜吩咐,“你現在就打電話,將明天與威爾遜的見麵提前到今天晚上八點。他願意就見,不願意下次再議。臨時緊急航線申請晚上起飛。你趕緊去辦,我自己回酒店。”

“是。左少,我即刻去辦!左少,您的手指得先止血。”許安寧連忙應聲。

左辰夜望著許安寧遠去的身影,他將出血的手指放入薄唇間,輕輕咬住止血。

鮮血腥澀的味道在口中瀰漫開來。

如同他心頭的不安感,無法控製的擴大。無論如何,他今晚一定要趕回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