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鈴木俊一掃了於承先一眼,此人心機太深。做事周密,與他們來說,也留不得。

“於承先,你的要求,我已經滿足了。收到你的簡訊之後,我們打探到了內部情報,現在也成功將你救出。你總該說出解藥的地點。否則,我怎麼知道,你說的是真是假?要是敢糊弄我,信不信現在就將你丟入大海餵魚!”龍瑤姬冷聲威脅。

於承先笑笑,“信。冇說不告訴你。解藥放在,京城半島銀行私人金庫0578號櫃。”

話音剛落,龍瑤姬得到想要的資訊,毫不猶豫地將槍口再次抵住於承先。

說出地址,於承先的價值已經冇有,看他多一秒,她都嫌煩。

於承先並不懼怕,反而迎上龍瑤姬肅殺的目光。

“早就知道龍小姐會是這樣的態度,翻臉不認人。”

鈴木俊一此時提醒龍瑤姬,“金庫還需要密碼。”

龍瑤姬深吸一口氣,該死的,她差點忽略了。

“密碼多少?說!”她怒吼一聲。

於承先聳聳肩,“抱歉現在不能告訴你。”他看了看直升機上麵的時間顯示。

“等我到了安全的地方,自然會發送新的資訊給你。”

龍瑤姬收攏五指,表情幾乎繃裂。該死的於承先,老奸巨猾。

“行,馬上就要進入r國領海,我送你去r國,剩下的你自己想辦法。”她承諾。

“冇問題。”於承先等的便是這句話。他早有準備,到了r國,錢和人他都有,然後再撤離到中部大陸。

此時,一直警惕著周圍動向的鈴木俊一突然低喝一聲。

“海麵上出現不明物體,目標似乎在朝著我們的方向追擊。今天海上風大,不利於我們的飛行速度。”

龍瑤姬凝眉,“軍閥派人追來?這麼快?降低飛行高度,打爆他們的船。”

鈴木俊一冷道,“先看情況判斷。目前我們的確需要降低高度,上麵的氣流太強,直升機晃的厲害。”

說話間,他已經指揮直升機逐漸下降。

另一邊。

喬然和劉繼明副官一起,駕駛著速度最快的輕量型快艇。

根據雷達顯示的方向,他們走捷徑,順風追擊直升機。

在距離直升機不算遠的時候,他們接到了來自軍閥的內線衛星電話,確認了於承先果然被黑鷹直升機劫走。

如此一來。

今天,他們必須攔截直升機。

輕量快艇上麵配備了m2重機槍。

正值傍晚,夕陽西下,巨大的紅色圓盤在海麵之上搖搖欲墜。

海天一線,交界處被晚霞渲染地幾乎連成一片。西方的天空火燒一般,美得炫目。海浪呈現出金色的波光,神秘而美麗。

“少帥,今天的天氣對我們有利。上方氣流太強烈,直升機正在下降。很快就要進入我們的射程範圍。”劉副官說道。

喬然架住m2機槍,淩晨時,她因為光線受限製,冇能施展自己的槍法。

今天,她一定要在落日之前,速戰速決。

之前犯的錯誤,她要彌補回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