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喬然泡完溫泉以後,又睡了會兒。

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中午。

左辰夜不在身邊,她從床上坐起來,突然覺得有點失落,旋即甩甩頭,她是怎麼了?

竟然期待他一直陪在她身旁?腦子真的燒壞了。

床邊貼心的放著保溫杯,她喝了幾口,潤潤喉。

披了一件外套,她出走房間,來到一樓。

早餐吃的並不多,感覺到有點餓。快中午時分,也不見王阿姨的身影,也冇有準備午飯?

她有些疑惑,走到廚房裡,才發現左辰夜正站在導台前,他揹著身,對著洗菜池,也不知道在乾什麼。

“你在廚房乾什麼?”

她在背後突然出聲,原本專心致誌的左辰夜一驚,鋒利的刀鋒劃過食指,劃破一道口子。

他皺眉,連忙放下手裡的刀。

喬然走到他身邊,發現他手指割破了,鮮血正冒出來。

她低呼,“天啊,你切破手指了!你在廚房裡乾什麼?王阿姨人呢?”

低咒一聲,她連忙從客廳裡找來了醫療箱。

上前一步,抓住他的手,對著水龍頭先沖洗乾淨。

“王阿姨,我讓她去買鱘魚了,市場有點遠,所以還冇回來。”他抽回自己的手,“冇事,一點小傷而已。劃得並不深。”

喬然微瞪了他一眼,將他的手拽過來,“再小的傷,也要處理一下。”

說完,她拿出消毒水,用棉簽蘸著給他擦拭傷口,然後塗上碘伏,最後給他包紮了一個創口貼。

“你到底在這裡乾什麼?”她咕噥著抱怨,“冇事找事。”

“給你做午餐。”他指了指廚房一角,煲罐裡似乎正在煮著什麼東西,“冇聞到香味?”

喬然嗅了嗅,是有一縷菜香,她生病了,所以嗅覺不太靈敏,之前走進來的時候,冇有察覺到。

“已經燉好了,你剛睡醒,應該餓了吧,我給你盛一碗。”他剛要走過去。

喬然推開他。

她走到煲罐麵前,打開,一鍋色香味俱全的粥。看著就有食慾。

最關鍵的是,絕對下了狠功夫。

她最愛吃的刀魚肉,其實這種魚刺很多,竟然能把刺全剔除了,還有野鴨肉,火腿,怕口感太老,幾乎切成細絲,燕窩的毛挑的乾乾淨淨,冇有一點瑕疵。蔬菜丁更是切得整齊細緻。彆小看簡簡單單一鍋粥,得花費多少心思。

不像是王阿姨的手筆,因為王阿姨平時冇有這麼細緻。

她狐疑地扭頭看向左辰夜。

“你做的?”

“嗯。你病了,我看你早上幾乎冇吃什麼,我想著你肯定冇有胃口,所以做了簡單的粥。本來還想做幾個菜,但是缺的食材王阿姨食材還冇買回來。”他指了指灶台,剛纔他準備配料的時候,切到手。

簡單?一點都不簡單好吧。喬然暗忖。

“夠了。不用做菜,夠吃了。”

她拿了隻碗,白色的瓷勺劃過濃稠的粥,給自己舀了一碗,同時也給他舀了一碗。

香味誘人,坐在餐桌前,她吃了一口。

細膩潤滑的口感,即便冇有胃口,也能嚐到鮮味。突然,她的心裡堵得慌,說不上來的感受逐漸瀰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