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奶奶。”左辰夜神色驚慌奔上前,剛想要扶。

喬然幾乎同時用力撞開他,“彆動她!”

接著,她立刻開始給趙奶奶按摩心臟,“快叫醫生,平時用什麼藥?趕緊用上。”

家裡頓時亂成一團。

家庭醫生很快趕到。

喬然一直堅持做心臟按摩,不敢鬆懈,臉頰汗水涔涔落下。見到醫生來,她連忙讓開,“趙奶奶心臟病犯了,之前看她臉色發紫就覺得不對勁。”

左家的家庭醫生林楓迅速給趙謹容打了一針,又喂她服下藥物。

總算,趙謹容緩了過來。

“情況怎樣?”左辰夜急問。

林楓站起身,凝聲道,“不礙事,多虧她一直堅持做心臟按摩,藥用的也及時。已經好了,我給奶奶用了些鎮定劑,讓她睡一會兒,注意不要再讓奶奶受到刺激。”

程管家去送林醫生,左曉曉和沈秀韻則攙扶趙謹容回房。

緊接著左辰夜不客氣地下逐客令,她們怏怏而歸,開車返回市中心的豪宅。

偌大的客廳,隻剩下喬然和左辰夜。

左辰夜望著此刻一臉疲憊、輕拭額頭汗水的喬然,心底劃過疑惑。

她急救手勢很嫻熟,剛纔看她按摩心臟的樣子,不禁讓他回憶起自己被救那晚,似乎也有這麼一雙手,一直給自己胸口在做按摩。

是錯覺嗎?為什麼此時看著她總有熟悉的感覺?

“你還給彆人做過胸口按摩嗎?”左辰夜突然問道。

喬然擦拭著額頭汗水,“有過。”

她突然想起**那晚,好心救人反被侵犯,恩將仇報的男人。想到這她皺緊眉頭。

“是男人?”

“男人,女人,老人,孩子都有!我參加過急救誌願者培訓。”喬然冇好氣的回道,“學校組織的,好多同學都參加過。”

左辰夜頓時失望。

見鬼,他究竟在期待什麼?莫名其妙的將她和那晚救他的人聯絡起來。

明明救他的女孩,是安雲熙。

學校組織的急救誌願者培訓,安雲熙肯定也參加過?纔會救了他。

程管家送走林醫生回到客廳。這時候,他再看喬然的眼神,已經冇了先前的鄙夷,多了一分尊敬。喬然是有幾分能耐,趙謹容果然不會看走眼。之前是他輕視了。

程管家恭敬地走上前,幫喬然拿行李,“少奶奶,我幫您安排房間。”

“程管家,把她的行李拿到我房間。”左辰夜瞥了眼地上喬然破舊的箱子。

收了80萬,難道不夠她換個新箱子?

“等下。”喬然伸手阻攔,“還要和你住一間?這麼大的房子,隨便找一間客房不行嗎?”

“你以為我願意?”左辰夜挑眉,“奶奶會懷疑。”

喬然:“……”

“是,少爺。”程管家恭敬回道。

咕嚕嚕,喬然肚子不爭氣地響起來。

此前走了半天纔到,剛纔趙奶奶突然暈倒又費了好多勁,她餓得前胸貼後背。

“有飯吃嗎?”她不客氣地問。

“少奶奶,已經過了晚餐時間。我去給您準備一碗海鮮麪。”程管家立即回答。

“不用了。”左辰夜一把拽過喬然,“我帶你出去吃。”

皇爵會所。

遠離城市喧囂的地方,在山的頂端,裡麵極儘奢華,高級會員,有錢也未必進得來。

左辰夜也不知自己怎麼了,竟會帶喬然來這種地方。

先吃了飯,他將喬然帶進會所頂樓的包間。

簫千羽,嶽子乾都是左辰夜的死黨。

一個是地產大亨的公子,一個是電商新貴。

兩人正在包間喝酒,玩飛鏢。

“辰夜,第一次見你帶女人來。”嶽子乾驚訝,這小子轉性了?平時女人是靠近不了左

辰夜半分的,要不是知根知底,外人都以為左辰夜有特殊傾向呢。

左辰夜在落地窗邊坐下,麵前是懸崖,烏黑的夜,彷彿能將人拽入深淵。

他漫不經心地點了根菸。

“是嫂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