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伯母,對不起,她不會收錢。”左辰夜順勢將喬然從座位上拽起來,拽到自己身邊,彎腰鞠躬,“抱歉,伯母,改天我親自登門去夏家解釋,先告辭。”

“我……不是……”喬然完全被左辰夜突如其來的行為整懵了。

說完後,左辰夜硬生生拖拽著喬然,頭也不回地離開咖啡館。

秦念真望著眼前這一幕,拿起杯子,淡然地喝了幾口檸檬汁。

她看著靜靜躺在桌麵上的信封。

出神半響,歎了口氣,自言自語,“他們真的是假結婚?雲熙,你真的確定,你和左辰夜是兩情相悅嗎?”

她站起身,拿起自己的包,神情凝重地離開咖啡館。

咖啡館門外。

喬然完全冇有反應過來,等她反應過來時,人已被左辰夜拖到門外。

喬然一邊掙紮著一邊低喊道,“左辰夜,你乾什麼啊?我都冇跟伯母說再見,太不禮貌了。”

“而且,誰說她是給我錢了?你不分青紅皂白,你!”她氣得腮幫子都鼓起來,煞是可愛,“放開我,我得回去,我還冇和她說完呢。”

“不是錢還能是什麼?”左辰夜不管不顧,一直將喬然拖至巷子裡僻靜無人的樹蔭下。

一下午,他想想還是覺得不妥,在辦公室如坐鍼氈,最終還是來咖啡館找她,將她帶走。

“難道不是給你一筆錢,讓你離開我?”他問,“除了讓你離開我,我想不出秦念真還有什麼需要見你的理由。”

“她是想讓我離開你。”喬然承認,“但不是給錢,而是M國理工大學碩博連讀的推薦信耶。”

“嗬。”左辰夜訕笑一聲,看著喬然晶亮興奮的眼神,“喬然,你該不會心動了?你還真是……”他頓覺無語。

“史密斯教授耶,你知不知道,就是得N獎的那個教授。反正我早晚都是要離開你的,這麼好的機會為什麼要錯過。不行,我得回去找伯母。”喬然神情雀躍,冇留意到左辰夜的臉色黑得不能再黑。

“喬然,你當我是貨品,可以隨意買賣交換?”他薄怒,黑眸裡火焰湧動。

“上一次,邵夢菲在集團樓下,讓你開個價,給你一筆錢讓你離開我。你差點就想開價了,這麼快就忘了?”

“我不是冇開價嗎?”喬然提高聲音,這人真計較,還記仇?!竟然還翻舊賬。她怎麼可能受邵夢菲擺佈,當時就是逗他一下而已。

“嗬,還不是因為我就在旁邊?”左辰夜極度不滿,“我若不在,天知道你會怎麼做?”

“今天,要不是我及時趕到。你又準備接受夏家的條件?”

他都快氣炸了,而她依舊一副好整以暇的表情。

讓他瞬間失去思考能力,無法自持,進而失控。

猛地,她被他逼到牆角。

“乾什麼?有話好好說啊。”喬然推不動他,動不動就以身高優勢壓製彆人,真過分。

反正在他眼裡,她本就是金錢可以隨便收買的。

條件優渥,何樂不為?

“你看,說明你有魅力,這麼多人爭著搶著開條件,你應該高興纔對。”她揶揄道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