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將她拖下床,狠狠地甩在地上。

安雲熙本能地縮成一團,害怕得大氣都不敢出,心臟砰砰直跳。

那天的痛苦記憶再度襲來,她腦子裡瞬間被恐怖填滿。

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,瘋了嗎?

竟然激怒於承先。

於承先分分鐘可以要她的性命。

“夏家千金是誰,怎麼會不重要?”於承先一腳踹到她的臉上。

“你也不去照照鏡子,你也配跟喬然相提並論?論長相,她比你美太多。論氣質,她冷豔高貴,雍容大氣,既有颯爽的英姿,又有柔媚的野性,是男人,誰不喜歡?”

“射擊,搏鬥,設計,天賦,智商,喬然樣樣拿得出手。安雲熙,你會什麼?你有什麼能耐,你也配占著夏家千金的坑?”

“狗屎一樣低賤,你有哪一點能跟喬然比?”

“同樣是一個孤兒院長大,鳳凰生得就是鳳凰,山雞生的還是山雞。山雞放進鳳凰窩裡,除了弄臟鳳凰窩,你還是脫不了一身的低賤味,呸!”

於承先不屑地朝安雲熙啐了一口。

安雲熙低著頭,頭髮亂成雞窩一樣。

她狼狽地抬手,抹去於承先吐在她臉上的唾沫。

雖然於承先說的,句句是實話。

可是,她自幼,最恨彆人拿她跟喬然作比較。

正因為總是比較,她纔會恨喬然入骨,纔會想要奪走喬然的一切。

她恨,她好恨!

這一刻,心底最陰暗的一麵,被無情地揭開,她的精神徹底奔潰了。

她仰起頭,朝他大吼。

“喬然怎麼了?她再好又怎樣?”

“她死了,她死了!!”

“她已經死了!!屍體都找不到!再也冇有人能夠拿到她的dna樣本,證明她就是夏家千金,哈哈哈!”她瘋了一般狂笑。

“即便當年,我冇有從中作梗,讓她順利成為夏家千金。你也不想想,不成為夏家的女婿,你怎麼會有今天?”

“想成為夏家的女婿,嗬嗬,她會看上你嗎?你覺得她能看上你嗎?”

“當年你是什麼職位,現在你是什麼職位?”

“你的年紀都比她大整整十二歲。”

“夏家跟左家有婚約!本來該跟左辰夜結婚的人,就是喬然。如果冇有我,他們早就成雙成對了!喬然憑什麼看上你?”

“所以,你不該感謝我嗎?”

“你今天輝煌的位置,我冇有功勞嗎?都是我給你創造了機會,讓你成為夏家女婿,現在你已經是人上人了!”

“難道不是嗎?”

安雲熙憋著一口氣說完,剛纔冇有咳嗽,現在終於忍不住劇烈地咳起來。

“咳咳咳咳。”

她緊緊按著自己的胸口,咳得頭皮發麻,咳得心肺都在撕裂。

“嗬嗬。”

於承先一反常態,倒冇有繼續毒打安雲熙。

他居高臨下地望著她。

“笑話,你怎麼知道她看不上我?”

“衝著你這句話,我讓你多苟活幾天。讓你親眼看看,我究竟能不能得到她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