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連忙坐上出租車前往tmp會所。

此前她是直接被於承先帶走的,自己的車還留在會所裡麵。

出租車司機一邊開車一邊回頭,好奇地問道,“哎呦,這麼冷的天,你怎麼一個人跑到這麼偏遠的山腳下呀。”

“這裡是?”喬然看了看窗外。

四周太黑,她剛纔逃跑的時候,也冇留意周圍的景色。

隻覺得四周黑壓壓一片,看著壓抑滲人。

“這裡是鳳凰山呀!你不知道?鳳凰山山腳下麵,這裡環境很好,我給你講,聽說很多達官貴人,在半山腰,還有山腳都有私家豪宅。白天看無敵山景。”

司機狐疑地望了喬然一眼,“你該不會是從豪宅裡麵出來的吧?”

淩晨時分,突然出現在馬路上,長得又美,該不會是哪家大官豢養的女人偷跑出來?

喬然笑了笑,“不是。我出差經過而已,兜來轉去才找對路。”

“哦。”司機乾笑一聲,“你幸好遇到我,這個時間點很難打車。”

喬然回道,“嗯,很感謝。”

她說著,拿出自己的手機,開始撥打顧輕彥的電話。

手機裡麵傳來“嘟嘟嘟”的聲音。

一聲接著一聲,漫長而又難熬。

顧輕彥並冇有接。

喬然皺眉,不死心地又撥打了一遍。

明明之前他還接了於承先的電話。其實剛纔在彆墅裡麵尋找安雲熙的罪證,她中間也撥打過顧輕彥的電話,他都冇有接。

奇怪。

她疑惑地望瞭望自己的手機,難道顧輕彥睡著了?畢竟現在是淩晨。

不會,於承先讓顧輕彥給他準備三十億,顧輕彥現在肯定在忙著週轉資金,現在m國正值白天。就算顧輕彥真的睡著了,他的睡眠很淺,這點聲響絕對可以驚動他。

“哎呦,找不到人嗎?”

司機又開始搭話,“哎呀這個點,不是睡覺了聽不見,就是故意將你拉黑了。”

拉黑?

喬然一愣,會嗎?

顧輕彥有可能將她拉黑?她真不太確定,畢竟她現在在他眼裡,她是zora,而不是喬然。

她很想直接告訴顧輕彥,自己就是喬然。

又怕顧輕彥會過分自責,畢竟昨晚是他親手將她送入險境。

可不告訴顧輕彥,又無法製止顧輕彥幫助於承先,讓他一錯再錯。

她糾結萬分,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最關鍵,他根本不接她的電話。

出租車司機將喬然送到了tmp會所門前。

喬然付了錢,謝過之後。

出租車調頭離開。

當她取回自己的車時,已經將近淩晨五點半,快要破曉之際。趕緊發動自己的汽車,她估算了一下,總算能在安安起床前,趕回藍海公寓。

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,現在她臉上的麵具被於承先撕掉。

在彆墅裡的時候,她從地上撿起來看過,已經撕裂毀損,不能再用了。

所幸家裡還有一副備用麵具。

她必須儘快趕回去,避開視線,重新將麵具戴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