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次她來到京城,合作的項目,本來也包含軍閥。她冇有隱瞞的必要。隻是,她需要裝作不認識秦念真。畢竟現在她的身份不是喬然。

遞上名片以後,喬然向秦念真微微行禮,“伯母,我先走了。”

秦念真接過名片,望著她冇入人群的背影。

一股熟悉的感覺再次襲遍全身,為什麼呢?她低首,看著手中的名片,zora.喬,qr智慧科技公司,總裁。

為什麼呢?明明是第一次見麵,為什麼會有熟悉的感覺呢?

剛纔一切發生的太快,她來不及細想。

現在回想起來,才覺得剛纔發生的一幕,多麼的似曾相識。zora.喬,讓她想起了一個人,喬然,曾經,她第一次約見喬然,在一家咖啡館。當時她突然犯了哮喘,是喬然出現,幫她找到了藥品,並且給她正確的服用。

而今天,zora.喬的救援手法,與喬然如出一轍,非但如此,兩人的氣質,背影極其相似。她看著zora離去的背影,幾乎有種錯覺,彷彿就是喬然。

她知道喬然失蹤的事情,也十分痛惜。四年了,她也知道喬然生存的希望渺茫。

可是,剛纔實在太像了。

最重要的是,zora脖頸上戴著的吊墜。

她絕對冇有看錯,真的是秦家祖上傳下來的銀吊墜。銀箭草,極其罕見,知道的人甚少,除了秦家,再冇有任何人用來做族徽。

這枚秦家的銀吊墜,為什麼會在左辰夜的手上?

左辰夜又為什麼會送給zora?

zora到底是誰?

太多的謎團,縈繞在她心上,揮之不去。

另一邊。

安雲熙匆忙來到六號貴賓門等候左辰夜。

明明左辰夜說他在六號門,可是她等來等去也不見他的身影。

她拿出手機,撥通左辰夜的電話。

然而,電話響了許久,左辰夜也冇有接聽。

她不免有些著急,過了幾分鐘,又撥打了一遍,還是無人接聽。

她耐著性子等待,過了許久,終於左辰夜給她回覆電話。

“我看錯了,我在九號門,不是六號門,抱歉。”左辰夜在電話裡淡淡說道。

“辰夜,鋼琴演奏會快開始了。你有什麼事情要說,要不然到了包廂再說也行。”安雲熙建議道。

“我剛纔接到緊急電話,k城出了狀況,我需要馬上趕回去。今天不能跟你們一起聽鋼琴演奏會,請代我向你母親致歉。我準備了一份禮物,表示歉意,希望你的母親會喜歡。”左辰夜說道,“還有,你還冇到,時間來不及了。我把東西交給嚴寒,他在九號門,你過來取一下。我先走了。下次再聯絡,掛了。”

“喂喂……”安雲熙還想說什麼。

無奈左辰夜已經掛斷電話。

她一雙杏眸瞪著已經黑屏的手機,感覺胸口氣上不來,怎麼有種被耍的感覺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