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安雲熙等了他很久,難免心焦,見他回來後,鬆了口氣。

一步錯,會步步錯,到了現在的份上,她怕自己單獨處理會出紕漏。

閆軍先將一隻新手機遞給她,“這是你的新手機,我從碎手機裡取出你的電話卡裝了進去。剛纔,我已經找國安的戰友,消除了你和劉爽之間全部通話通訊記錄。還有,為了方便以後我保護你,我在你的新手機裡,裝了定位監聽係統,可以嗎?平時我不會開啟,除非緊急情況。”

“嗯,可以。”安雲熙輕輕點頭。杏眸微閃,心念一轉,他倒趁機從此將她牢牢綁住了。

閆軍又拿出一隻備用手機,和幾張一次性充值卡,放到安雲熙手中。

他叮囑道,“你讓劉爽離開K城到其他城市躲一陣,至少一個月以後再回來。從今以後,你聯絡他,必須使用一次性充值的電話號碼卡,每次用完即丟,不留痕跡。這是最基本的反偵察手段。其他,以後我會慢慢教你。”

“好。”安雲熙聽完,覺得心裡安定許多。專業的,果然不同。

“謝謝你。”她緩緩抬眸,盈盈望著他。

柔情似水的眼裡含著淚,將落未落,最是惹人憐惜,她幽幽開口,“閆軍,你會不會嫌棄我,覺得我不好……”

她的模樣太招人心疼,太過誘人。

閆軍突然控製不住自己,俯身,吻住她,阻止她將要說的話。

他知道她肯定要和豪門聯姻,這也是必然的,他理解。

他隻要擁有她,就滿足了。像她這樣上流社會的女子,有情人也不稀奇。

從今以後,他可以為她掃清一切障礙。

安雲熙起先一愣,但也冇掙紮,任由他親吻著。

許久,閆軍終於捨得放開他,粗粗的喘著氣,愧疚道,“對不起,我唐突了。”

安雲熙彆過臉去,臉上升起一抹嬌羞的紅暈。

有意無意的動作,撩的閆軍更加迷醉。

她清楚的明白,閆軍對她算是徹底淪陷了。

“你先打電話。我先出去,就站在房門口。如果還有彆的事,再吩咐我。”閆軍戀戀不捨的離開房間,守在房門外。

房間內。

安雲熙使用臨時電話號碼,撥通劉爽的電話。

“劉爽,是我。你馬上收拾好東西,離開K城,越遠越好,一個月以後再回來。期間不要聯絡我,我有事自然會聯絡你。”

“行行行,你說了算,可我錢不夠花啊。出去一個月開銷不小。”

“不是纔給你100萬,你燒錢嗎?”安雲熙皺眉。

“嘿嘿,不小心手癢,前段時間輸了點。”

“你!”安雲熙氣不打一處來,“知道了,等會兒我會讓人送錢給你,東門路28號。拿了錢你趕緊走。”

“好。我這就去。”

說罷,劉爽掛斷電話。

安雲熙取出一次性電話號碼卡,打開房門,交給閆軍銷燬。

又囑咐閆軍將錢送去東門路28號。

一切辦好後,她坐在沙發上,閉目休憩。

對付喬然冇有想象中容易。

以後不能再莽撞行事,她需要更謹慎才行。閆軍少尉出身,本就是反偵察高手,對她大有助益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