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夏家。

安雲熙砸爛手機以後,她怎麼也冷靜不下來。

她感覺自己要氣瘋了,心力交瘁地坐在地上,即焦慮又無措。

現在更重要的事,她需要善後。

左辰夜既然知曉喬然被人下藥,又被人襲擊這件事,想必不會輕易罷休。

如果徹查下去,萬一抓到劉爽,再順藤摸瓜查到她,一切都完了。

該怎麼辦纔好?怎樣才能天衣無縫?她一時理不清思緒。

都怪她,太心急太莽撞。

這時,“咚咚咚”敲門聲響起。

“大小姐,你在嗎?”敲門的人是安雲熙身邊新晉的隨身衛官,少尉閆軍,“大小姐,我聽到裡麵有動靜,你冇事吧。”

除了接送她上下班的勤務兵,平時都是閆軍跟著她。

安雲熙望著滿地摔碎的手機殘片,她也來不及收拾。

看來,是瞞不了閆軍了。

“大小姐,我要進來了!”

話說完,閆軍已經推門闖進來,見到安雲熙背對著他,坐在地上,安然無恙,他鬆了口氣。她的安全,對他來說是頭等要事,不能有半點差池。

房間裡亂糟糟的,氣氛不對。

閆軍關上房門,輕輕走上前。

隻見安雲熙長髮淩亂,垂在耳側,明眸含淚,櫻唇微抿,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。

閆軍心臟不受控製地砰砰直跳,是心疼,是心動的感覺。

他連忙上前,彎腰替她收拾地上的手機碎片,時不時地回眸偷瞄她,關切道,“大小姐,你怎麼了,需要我做什麼?”

安雲熙抬眸看著眼前這個濃眉大眼,五官淩厲,身穿軍綠色軍裝的少尉,他眼裡對她的愛慕毫不掩飾。

與其說是愛慕,不如說是貪戀。

之前和他日日相處,她早就覺察到了。

他,和她是同一類人,未達目的不罷休,有野心,也夠狠心,最重要的是,善於隱忍。

或許,彼此利用,是不錯的選擇。

她突然撲入他的懷裡,像尋求安慰一般,哽咽哭泣,“我闖了禍,我需要善後。我能相信你嗎?”

溫香軟玉抱滿懷,閆軍心頭盪漾開來,她髮絲的味道真好聞,淡淡的迷迭香,她的身體真柔軟,有種讓人想狠狠蹂躪霸占的衝動。

她是他見過最美的女人,最合他的喜好。此刻她精緻嬌柔的臉龐貼緊他的胸膛,他情不自禁收攏手,緊緊環抱住她。

“你可以信任我,我願意為你做一切事。我不要求回報,隻要你偶爾能想起我,就心滿意足。”閆軍埋入她長長的髮絲中,貪婪地汲取著她身上的味道。

但他也不敢更進一步,既然她需要他,以後總有機會,現在也不能操之過急。

他有自知之明,像她這樣的身份,嫁給他是不可能的。

但有她,能攀上權力的巔峰。

他伸出手,輕輕擦拭她臉頰上的淚痕。

“出什麼事了?你告訴我,我替你善後。”

安雲熙環摟住閆軍,輕輕點頭。

她並冇有將全部事情說出來,隻擷取其中關於劉爽的一部分,也替自己粉飾一番。

畢竟閆軍,她也不可能馬上完全信任。

閆軍聽完後,他先收拾乾淨房間內砸碎的手機碎片,然後出去了一趟。

過了大約三個小時,他返回到夏家,拿來兩隻手機和幾張一次性充值的電話號碼卡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