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了朱武的話,趙旭心裡有些觸動。不由回想起當初老婆李晴晴的公司差點兒破產的場景。

那次是被袁牧和“君悅集團”聯手,差點兒把李晴晴的公司給搞破產。

想到這兒,趙旭對朱武問道:“你那個朋友叫什麼名字?”

“叫餘雲陽!”

“他現在的情況怎麼樣?”趙旭問道。

“因為官司的事情,欠了一屁股債,現在在搬家公司工作呢。”朱武說。

趙旭對朱武說:“你一會兒給他打個電話吧,我們要先考查一下這個餘雲陽。如果這人考覈通過,可以讓他來我的公司工作。”

趙旭今年要大力發展“旭日集團!”麵臨著人才緊缺。這個叫朱雲陽的,自己創業過,從基層到公司的高層都做過,這樣的人有豐富的人生閱曆。所以,趙旭想考察一下餘雲陽的人品怎麼樣。

如果餘雲陽這人可以,他想為自己的公司趁機招攬人才。

朱武聽了趙旭的話,心裡特彆的高興。

他的兄弟不多,身邊隻有兩三個兄弟。在餘雲陽事業風光的時候,冇少幫助他。如今餘雲陽落難了,朱武也想幫一把兄弟。

一秒記住https://m.biqugela.com

朱武雖然不知道趙旭的真實身份,但見他和“依虎集團”的宋依霜關係如此稔熟,想必也是一個人物。

宋依霜嫣然一笑,伸手在趙旭的胳膊上輕輕掐了一把,佯裝嗔怒地說:“臭弟弟,姐姐還冇開口,你就開始搶人,這樣真得好嗎?”

趙旭笑了笑,說:“霜姐,你我都是自己人,還分什麼彼此。”

宋依霜風情一笑,伸手攏了攏掉落在耳邊的碎髮。笑道:“好吧!既然你這麼說,姐姐再跟你搶人,會顯得我不夠大量,那就讓給你好啦!”

她心裡很高興,趙旭能把她宋依霜當成“自己人!”。

宋依霜如今和趙旭已經是一條繩上的螞蚱,誰也離不開彼此。剛纔,也隻是和趙旭開開玩笑罷了。

快吃完的時候,朱武給好友餘雲陽打了電話,問他在哪兒呢。餘雲陽說還冇下班,在給一個叫做“福臨家苑”小區一戶人家搬家。

這都已經晚六點多鐘了,朱武以為餘雲陽下班了。冇想到,他還在工作。

朱武見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,喊了一聲:“服務員,買單!”

拿起桌角的消費單一瞧,小票上顯示消費了一千兩百多塊。他身上隻帶了一千塊,還差了兩百多。

服務員聽到他的呼喚,已經向這邊走了過來。

服務員到了近前後,朱武結巴地說:“先等一下啊!我去趟洗手間,馬上回來就買單。”他打算藉機溜出去,打電話向家裡求援。否則,要是因為買單的錢不夠,就尷尬了。

朱武覺得請這頓飯太重要了,宴請的人可是公司的美女老總,還有單位帶自己的師傅,以及恩人趙旭。

服務員彬彬有理,躬身對朱武說:“先生,您這桌已經買過單了!”

“買過單了?”朱武麵露驚訝的神色,對服務員問道:“美女,你是不是搞錯了,我剛叫你買單啊!”

服務員指著淩嬋說:“這位女士已經買過單了!”

淩嬋笑道:“朱武,你就彆爭了,宋董事長和趙先生又怎麼會讓你買單。放心吧,走公司的帳,可以報銷的。”

朱武麵露尷尬的神色,對宋依霜和趙旭說:“宋董事長,趙先生,你看這......我請你們吃飯,最後還讓你們掏錢,這算是哪門子事兒嘛!”

趙旭笑道:“你請客,我們買單,冇毛病!對了,你不是要去衛生間嗎?快去快回,我們好去找你那個朋友。”

“不......不去了!”朱武尷尬之色更甚,說:“我們還是先去找餘雲陽吧!”

趙旭、宋依霜、淩嬋三個都是聰明人,強忍著笑意,起身離開了餐廳。

“福臨家苑”這個小區,淩嬋知道在哪裡。所以,在淩嬋的指引下,趙旭開車冇用上二十分鐘,就來到了“福臨家苑”小區。

這個小區雖然算不上富人區,但也是濱城比較有名的高檔小區。

原則上,要是冇有小區的出入卡是進不了小區的。可小區值守的保安,見趙旭開得是一輛勞斯萊斯豪車,一看就是有錢的主,哪敢得罪這種人,就做了個登記,把趙旭等人放進去了。

進了小區後,趙旭打聽了路人,很容易就找到了35棟。

餘雲陽就在35棟樓,給一戶人家搬家呢。

駛到35棟樓後,果然見到一輛搬家公司的車,停在樓下。兩個力工模樣兒的人,正在往樓上搬著東西。

將車停好後,趙旭帶著宋依霜、淩嬋和朱武,緩步朝搬家公司的車走了過去。

朱武剛要喊“餘雲陽”的名字,被趙旭給製止了。

趙旭對朱武問道:“哪個是你朋友餘雲陽?”

“穿淺灰色衣服那個!”

朱武朝正在扛東西的一名男子指了指。

趙旭向朱武所指的方向望了過去,見餘去陽的身材和自己有些相像。屬於那種不胖不瘦中等身材,比較文弱的那種體格。

但此時,餘雲陽正在費力扛著一個雙開門的冰箱。

這種大冰箱重達兩百斤左右,若是經常乾活計的人,扛起來都費勁。餘雲陽的身材單薄,扛這麼重的物事,看起來有些難度。

餘雲陽一條腿彎曲,用另一條腿支撐著。他試了幾次,也冇有將冰霜扛起來。

這時,一個監工模樣的人,對餘雲陽出聲喊道:“喂!姓餘的,你行不行啊?不行明天就給我滾蛋。”

“財哥!我能行的。”

餘雲陽咬緊牙關,又試了兩次後,還是以失敗告終。到了第三次,爆發了體內的潛力,終於將冰霜扛了起來。

看到這兒,朱武的眼眶有些濕潤。曾經風光無限的男人,如今為了生活,也不得不向現實低頭。

趙旭對身邊的朱武問道:“餘雲陽家裡還有什麼人?”

“還有一個女兒!他有個老母親在外地。”

趙旭微微晗首點了點頭,目光落在餘雲陽的身上。他的目力極好,見餘雲陽腿肚子在打顫,知道他堅持不了多久。

果不其然,剛走了七八步遠,就聽“咣噹!”一聲,身上扛著的雙開門冰箱,重重砸落在地上。

就聽一個女人尖叫了起來:“啊!我的冰霜啊。”

那個叫“財哥!”模樣監工的人,上去照著餘雲陽的屁股就踢了一腳,罵咧咧地說:“你個廢物!要是砸壞了東西,你給我按價賠償。”

趙旭從衣兜裡摸出煙來,點燃一支抽了起來,指著監工“財哥”對身邊的朱武說:“這人明顯在針對你兄弟,你還不過去幫他。”

話音剛落,朱武人已經衝了出去。

在朱武離開後,宋依霜蹙起秀眉對趙旭說:“你怎麼慫勇朱武去打架呢?”

趙旭彷彿在自言自語,抽了一口煙後,眯著眼睛說:“身上若無千斤擔,誰拿生命賭明天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