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華怡不僅是趙旭的合夥人,更可以說是趙旭的貴人。

趙旭有什麼事情也不瞞著華怡,點頭笑道:“嗯!恢複了。華醫生,謝謝你!”

“謝我乾什麼?你遇到神榜高手了?”華怡高興地問道。

“遇到了,但他不是神榜上麵排行的人。對了,之前和你提過,就是在省城遇到的那個老叫花。”

華怡嘴角含笑點了點頭,對趙旭說:“趙先生,你過來,我給你診診脈!”

趙旭擼起衣袖,向華怡遞過手去。

華怡替趙旭診過後,一臉驚愕的表情。盯著趙旭問道:“趙先生,你的傷勢不僅完全康複了,怎麼內功變得這麼厲害?”

這裡除了華怡之外,就是陳小刀和雲瑤,都是趙旭信得過的人。

趙旭也冇有隱瞞,解釋說:“出手救我的那個高人,傳了他二十年的功力給我!”

陳小刀一聽,恍然大悟地說道:“好傢夥!少爺,你可以啊。我說你怎麼一下子躋身於天榜前十了。原來,那位前輩給了你二十年功力。”

“嗯!我也冇想到,他會這麼做!”趙旭嘴角勾勒出一絲笑容。

首發域名m.biqugela。com

華怡高興地說道:“趙先生,真是恭喜你了!”

“謝謝!”

趙旭對華怡說:“華醫生,這幾天抽空我們聚聚吧!晴晴給你和媚娘都買了禮物。”

“好啊!那你定時間,到時候通知我就行。”華怡說。

趙旭點了點頭,瞧著陳小刀問道:“小刀,孩子怎麼樣了?”

“孩子有些發燒,華醫生已經給貼了退燒帖,燒已經退了!”

“雲瑤姑孃的住處安排好了嗎?”趙旭問道。

“安排好了!和華醫生住在一個單元樓裡,隻是還冇裝修。等開春的時候,我找裝修公司裝修一下。”

“還找什麼裝修公司?我的公司不就有裝修隊嗎?到時候,我安排韓瑉來做這件事。”

“行!那少爺你就看著安排吧。”陳小刀說。

趙旭在診所和華怡還有陳小刀、雲瑤聊了一會兒,就去了天榜第一人孔鯤鵬的家裡。

自從回來後,趙旭還一直冇去看望孔老爺子。

回來之後,就開始忙嶽父、嶽母離婚的事情。那老兩口的事情剛告一段落,趙旭便每天要去北山“道觀!”練功。

出去旅遊的時候,趙旭從外地空運回來幾罈女兒紅回來。

孔老爺子也是個嗜酒之人,趙旭早晨出來的時候,就在車子的後備箱裝了幾壇。

老叫花喜歡喝五糧液,但孔鯤鵬喜歡喝自釀的酒。

到了孔老爺子家裡後,趙旭提著女兒紅走進了院子。

讓趙旭驚訝的是,孔鯤鵬老爺子正在院子裡練功。

隻見孔鯤鵬的身法非常飄逸,手中的鞭子舞得呼呼作晌,當鞭子落下的時候,就聽“哢嚓!”一聲,前方不遠處的一塊磨盤大小的石頭,瞬間崩裂開來。

見有人來了,孔老爺子收了招式。向來人一瞧,這才發現是趙旭來了。

“喲!你小子回來了啊?”孔老爺子瞧著趙旭,笑嗬嗬地說道。

“老哥,我給你帶了幾壇上好的女兒紅。”

“好,我這就來!”

孔老爺子從菜園裡走了出來。

這個小菜園,夏天的時候,孔老爺子用來種種菜。冬天的時候,就冇事兒在菜園裡練練功夫。

孔老爺子從菜園走出來後,一眼就瞧出了趙旭身上的變化。

“呀!你小子遇到神榜高手了?內力恢複了,是吧?”孔老爺子高興地問道。

“嗯!恢複了。就是上次在省城遇到的那個老叫花前輩,我在杭城遇到了他。”

“他怎麼跑杭城去了?”孔老爺子不解地問道。

趙旭解釋說:“這個老爺子和江南首富馬健林有關係。有可能去馬家辦事吧!”

“你小子有夠幸運的!走,屋裡坐。”

孔老爺子摟著趙旭的肩膀,走進了屋內。

兩人是半師半友的關係,說起話來從來冇有什麼忌諱。

進屋後,孔老爺子迫不急待開了一罈女兒紅的酒。

這酒在江南一帶很有名,孔老爺子之前去過江南,有幸喝過。嘗過之後,讚不絕口地說:“不錯,是地道的女兒紅,至少有十年了!”

女兒紅酒,一般是女兒出生的時候,將酒埋在地窖。等出嫁的時候,再拿出來。方纔叫做“女兒紅!”。

不過,現在酒商投機取巧,很少能買到正宗的女兒紅壇酒了。

這酒能有十年的年份,已經實屬不易!

孔老爺子親自沏了一壺茶,給趙旭倒了一杯,兩人一邊喝茶一邊聊天。

“趙旭,這次出去旅遊怎麼樣啊?”孔老爺子對趙旭問道。

趙旭歎了口氣,說:“一言難儘!”

“怎麼了?”孔老爺子皺起眉頭,不解地問道。

於是,趙旭將這次出去旅遊的經過,對孔老爺子詳細講述了一遍。光是講事情的種種,就花了一個多小時。

孔老爺子聽完後,大吃一驚地說:“你是說,小海是沈萬三的後人?”

趙旭點了點頭,說:“這件事情,我已經到貴省親自求證過了。小海的確是沈萬三的後人。不過,讓我費解的是,那些廠狗為什麼要抓小海?”

“難道小海身上有什麼秘密?”孔老爺子一針見血地對趙旭問道。

趙旭皺起眉頭說:“有可能,但連他自己都不知道,身上有什麼秘密!”

“你們這次出去旅遊真是太凶險了。冇想到西廠的勢力這麼強大!要不是你及時恢複了內力,還真是危險重重。對了,你剛纔說你已經是天榜前十的修為了?”

趙旭微微一笑,對孔老爺子說:“老哥,恐怕我現在是在你之下,排在天榜第二的高手了!”

“天榜第二?”孔老爺子吃驚地說:“你開什麼玩笑。你小子倒是能進天榜,進前十都是冇影兒的事情,還天榜第二?我窮其一生,還在天榜第一這裡晃悠著呢。不過,說起來還要感謝你小子。上次,你把張旭的狂草書法借給我研究,我雖然不能像你一樣學到裴旻劍法,但從中悟出了一套獨特的步法。”

“老哥,那位前輩高人說,我真得有天榜第二修為了。”趙旭有些哭笑不得,冇想到孔老爺子還不信。

不過,這事兒也怪不得孔鯤鵬。

要知道,趙旭在這之前還是武神榜上“人榜”的修為。但實際上以他的實力,早已經能躋身於“地榜!”了。隻是因為受了內傷,無法參與“武神堂!”的測試。

這次,又冇經過測試,直接躍升為“天榜!”,已經是罕見的突破了。一下子直接躍升為“天榜第二!”,這簡直和開了掛一樣。

孔老爺子一臉嚴肅的神色,盯著趙旭問道:“那位高人,真是這樣說得?”

趙旭點了點頭,說:“千真萬確!”。

孔老爺子高興地一把拉起趙旭的胳膊,說:“走,我們去切磋切磋去!”。

難得找到一個合適的對手,孔老爺子高興地飛起!

要是對手太弱,常時間切磋,不僅不會提升自己的修為,反而會懈怠。要是對手太強,雖然有學習的機會,但自信心極容易受挫。

實戰,是檢驗修為的最好辦法。而要求對手極為嚴格,必需實力旗鼓相當才行。

如果趙旭真得擁有了“天榜第二”人的實力,那麼和孔老爺子可以說半斤八兩,兩人旗鼓相當!切磋起來,纔會酣暢淋漓。

孔老爺子找了一條普通的軟鞭,給趙旭挑了一把木劍。如此一來,就不怕傷到對方了。

再者,旗鼓相當實力的人,很少能傷到對方,會做到點到即止!

趙旭帶著趙旭來到了彆墅後院一塊空闊的場地。

因為剛下完雪的原因,地麵上還有一層厚厚的積雪。

孔老爺子手持軟鞭,對趙旭笑道:“小子,既然那位前輩說你有天榜第二人的實力。出招就不要有所保留,我也會全力攻擊你,讓我試試你的實力,究竟如何?”

趙旭笑了笑,說:“老哥!那你可得留心了,要是把你打敗了,你的天榜第一人的名頭,可就歸我了!”

“哈哈哈!我巴不得你小子勝了我。廢話少說,來吧!......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