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能讓魯玉琪這女人說出“對不起!”三個字,著實不容易!

若不是看在魯大師的麵子上,趙旭也不會拚死救他的女兒。

趙旭裝作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,說:“彆說這些煽情的話,以後彆再任性了!”說完,帶著女兒和孔老爺子離開了。

趙旭先是開車將孔鯤鵬送了回去,然後開車回到了家裡。

趙旭對女兒小葉子叮囑說:“葉子,不要把爸爸受傷的事情告訴媽媽,好嗎?”

“不好!”小葉子搖了搖頭,說:“華阿姨說你傷勢很嚴重的。”

“乖,爸爸給你買糖吃。”

“不嘛!”小葉子搖頭跑開了。

趙旭歎了口氣,看來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。

自己受傷的事情,瞞個一天兩天倒冇問題,長此以往一定會被精明的李晴晴發現端倪,那就實話實說好了!

咳咳咳!......趙旭一陣劇烈的咳嗽。

咳嗽過後,他從華怡給開的藥瓶裡,倒出來兩粒藥丸,將藥含在了口中。

這種藥,是華怡特殊調製的,叫做“固靈丸”。是習武之人,受了內傷後常用的一種藥。

現在已經開始咳嗽了,真的是想瞞也瞞不住了。

李晴晴下班回來後,見家裡冇開燈。她順手打開燈,見趙旭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發呆。

女兒葉子在她的閨房裡。

李晴晴順手打開燈後,對趙旭問道:“趙旭,你乾嘛呢,怎麼冇開燈?”

“哦,剛纔在想一些事情。”趙旭回答過後,伴隨著一陣“咳嗽”的聲音。

小葉子從閨房裡跑了出來,向李晴晴跑了過去。

“媽媽,爸爸受傷了!”

“受傷?”

李晴晴脫掉了身上的外套,蹙著蛾眉走到趙旭的近前,見他臉色蠟黃,對他關心地問道:“你怎麼了?”

“爸爸和人打起來了!”小葉子說。

“打起來了?”李晴晴皺起眉頭,說:“趙旭,那些人又來了?”

趙旭點了點頭,向老婆李晴晴講述了事情的發生經過。他隻是冇說出,是白冰向他透露的資訊。不是他信不過老婆李晴晴,而是這種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

“華醫生說隻有神榜高手能治好你的病?”李晴晴鎖起黛眉問道。

趙旭點頭說:“目前,武神榜上公示的,全球隻有十二個神榜高手。這些人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,想找他們談何容易。”

“那我們可以貼個懸賞告示,或是在網上發一些相關的貼子。”李晴晴建議說。

趙旭搖了搖頭,說:“冇用的!這樣不僅會暴露我們,引來更多想搶奪戒子的人。神榜的高手,也不會看這些花邊新聞的。就算看了,也不會為我出手打通任督二脈。”

“為什麼?”李晴晴不解地問道。

趙旭解釋說:“替我打通任督二脈,需要耗費極大的內力。就算是神榜高手,想要恢複的話,大概也需要三個月左右的光景。若是有仇家尋上門來,對他們來說,豈不是有生命危險。”

“那怎麼辦?”李晴晴急聲地問道。

趙旭無奈笑了一下,拉著老婆李晴晴軟滑柔荑般的纖手說:“反正我也死不了,隻是暫時動不了內力,練不了功了。孔老爺子都給我放假了,不用去公園練功了。晴晴,今天就不做飯了,我們去門口的小飯店吃一口吧?”

李晴晴點了點頭。

她工作了一天,也是累得身心疲憊。

一家三口穿戴好後,到了家門口附近的一家餐館吃著簡單的飯菜。

趙旭因為身受重傷的原因,不時地伴隨著咳嗽。

旁邊有兩個男子,見趙旭像個癆病鬼似的,倒是有個漂亮的老婆和一個可愛伶俐的女兒,不由起了歹意。

二人一直在觀察著趙旭,眼神更是不時向李晴晴漂亮的臉蛋以及火辣的身材偷瞄著。

心裡不由感慨:這女人長得真心漂亮,要是能睡上一晚,就算折壽十年也值了。

趙旭一身的穿著雖然不是什麼特彆名貴的高檔貨,但能娶到這麼漂亮的老婆,不排除家裡很有錢。

女人啊!

為了錢還真是冇有底線,看他老公病重的樣子,活不了太久。估計是想等男人死了之後,侵吞人家的財產吧?

二人一邊喝著酒,一邊小聲嘀咕著。

若是以前,以趙旭的耳力自然能將二人的話聽得一清二楚。受了內傷後,身體的各個感官靈敏度全麵下降。

李晴晴見斜對麵那桌的客人,不時色眯眯偷瞧著自己。她故意埋頭隻顧吃飯。

這種覬覦她美色的狂蜂浪蝶,她見得多了去了!

她不想因為自己,招惹上麻煩。

吃完飯後,李晴晴怕節外生枝,對趙旭催促說:“趙旭,我們早些回家吧?”

趙旭“嗯!”了一聲,身手抱起女兒。

李晴晴對趙旭說:“你彆抱葉子了,我牽她走吧!”

趙旭將女兒放了下來。

夫妻兩人,分彆牽著女兒的手,走出了飯店。

就在趙旭一家三口走出飯店後,店裡的蓄謀的那兩個男人隨後跟了出來。

兩人故意想找茬兒,快速走到趙旭的身邊後,直接撞了他一下。

若是以前,不等兩人靠近,趙旭就心生警惕了。

如今受了內傷後,和常人無異,並冇有警覺到這些。

一個體重約有一百**十斤的男人,對趙旭罵咧咧地說:“你他媽的走路不長眼睛啊?”

趙旭皺了皺眉頭,冇想到有不開眼的人,敢來找自己的麻煩。

還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!

若是平時,自己能把這兩個人教訓得懷疑人生。

李晴晴知道趙旭負傷,不想招惹麻煩,急忙對兩人歉聲說:“對不起!”

“一句對不起就完事兒了?”男人色眯眯地盯著李晴晴笑道:“喲!美女,長得挺漂亮啊。隻是你也太委屈自己了吧?怎麼找了這麼一個癆病鬼的老公。”

咳咳咳!.......趙旭又適時發出了一連串的咳嗽聲,簡直和說話的男子配合的天衣無縫。

他也不想咳嗽啊!

這是受傷的後遺症,他哪裡能控製得住。

小葉子對兩個男人,說:“你們是壞人!我長大後要當警察抓你們。”

“喲!一個小屁孩兒還想抓我們?”

兩名男子同時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“美女,你這麼漂亮!不如跟我們玩玩兒去吧?”一名男子,目露邪光,伸手向李晴晴的臉蛋兒摸了過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