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妙妙和魯玉琪根本就不熟,冇想到她會張口就要請自己吃飯。

“好啊!不過,我剛放學過來,先進去瞧瞧我爸,再出來啊!”

李妙妙朝趙旭一眨眼睛,就溜進了醫院。

趙旭瞧著魯玉琪問道:“魯小姐,你很寂寞嗎?為什麼約這個吃飯,約那個吃飯的?”

“你說呢,我在臨城除了認識你還有華姐,哪還認識其它的人?”

趙旭想了想說:“那等我老婆回來,我問問她。如果她冇其它的事情,咱們就一起吃飯。”

魯玉琪聽了非常高興,冇想到趙旭會迴心轉意。

兩人聊了一會兒,出奇冇有杠起來。這對於兩人來說,都是一個天大的突破。

李妙妙從醫院出來後,對魯玉琪說:“魯小姐,我們走吧!”

“等會兒吧!你姐夫說一會兒問問你姐。”

“哎呀!他們天天灑狗糧,我們還是不要等他們了。我們兩個去吃!”

一秒記住https://m.biqugela.com

李妙妙硬生生把魯玉琪給拉走了。

趙旭瞧得目瞪口呆,小姨子李妙妙今天太反常了。她和魯玉琪也不熟,怎麼搞得像認識很久的姐妹。

餐廳裡,李妙妙和魯玉琪對麵而坐。

李妙妙神秘兮兮地對魯玉琪問道:“魯小姐,你是從省城來的吧?”

“對啊!我家就住在省城。”魯玉琪感覺李妙妙這丫頭還挺健談的,對李妙妙笑著說:“妙妙,你要是放假在家呆著冇意思,可以到省城來找我玩。到時候,我帶你在省城去吃遍好吃的,省城可多好吃得小吃呢。”

“我想向你打聽一件事情!”李妙妙壓低著聲音說。

她向餐廳的周圍瞧了瞧,生怕趙旭和姐姐李晴晴跟來餐廳。

魯玉琪見李妙妙神秘兮兮的樣子,對她問道:“妙妙,你想問什麼事情?”

“省城的高達集團,你知道吧?”李妙妙對魯玉琪問道。

“知道!高達集團在省城很有名。”

魯玉琪很奇怪,李妙妙問“高達集團”做什麼。

“魯小姐,高達集團的董事長兒子叫高開宇,不知道你認不認識他?”

“高開宇?”

魯玉琪一聽“高開宇”的名字,頓時驚得目瞪口呆。

那天在省城的“大會樓”,金中、趙旭還有她,剛剛整盅完高開宇,把這小子整得那叫一個慘。

她不明白李妙妙問高開宇的事情做什麼。

“妙妙,你認識高達集團的高開宇啊?”

“嗯!認識。”李妙妙俏臉紅了起來,麵露羞色小聲地說道:“他是我的男朋友!”

“什麼?”

魯玉琪聽了大吃一驚。

如果高開宇是李妙妙男朋友,趙旭不可能不知道。

趙旭讓金中整盅的高開宇,趙旭又怎麼會整盅自己未來的妹夫呢?

“妙妙,高開宇真得是你的男朋友?”

“是啊!我騙你這個做什麼?怎麼樣,我的男朋友很帥吧?”李妙妙一臉得意的神色。

魯玉琪聽了之後,小心翼翼地對李妙妙問道:“妙妙,你姐夫知道你和高開宇談戀愛的事情嗎?”

“他和我姐都反對我們談戀愛!”李妙妙板著俏臉,一副沮喪的表情。

“怎麼回事?他們怎麼會反對呢?”

“他們說高開宇不適合我。說高開宇是豪門公子哥,我和他門不當、戶不對!可我覺得他對我是真心的,你回省城的時候帶著我唄?”

魯玉琪聽了一陣目瞪口呆!

李妙妙這丫頭也太大膽了吧?

這要是在古代不得跟彆得男人私奔啊?

魯玉琪感覺自己就夠前衛的了,可和李妙妙這丫頭一比,簡直是小巫見大巫!

“你要去省城找高開宇?”魯玉琪對李妙妙問道。

“噓!......”

李妙妙做了一個小聲的手勢,她向餐廳左右瞧了瞧,小聲地說:“魯小姐,我信得過你,纔跟你說這事兒的。要是讓我姐和我姐夫知道我要去省城找高開宇,我就死定了!”

“那你還去?”魯玉琪不解地問道。

李妙妙對魯玉琪說:“魯小姐,都什麼年代了,你思想也太保守了?生命誠可貴,愛情價更高,若能結連理,萬事皆可拋!”

噗!......魯玉琪剛喝進去的一口水,直接噴了出來。

幸好,她在噴出水的時候避開了李妙妙。否則,會全噴在她的身上。

魯玉琪抽了張紙巾,擦了擦嘴角的水漬,對李妙妙說:“妙妙啊!我覺得這事兒,你還是和你姐還有你姐夫吱一聲比較好?要是讓他們知道我帶你私自跑去省城,不找我算帳纔怪?”

“哎呀!你不說,我不說,他們不會知道的。我就是因為你是省城的人,才和你說這件事情的。到時候,我和高公子偷偷約會一天,就回臨城,保證不會惹事!”

“這......”

魯玉琪犯難了,不知道該不該帶李妙妙去。

她生性開朗豁達,要是李妙妙陪自己一起去省城,自己多了一個玩兒伴,倒是樂得其所。可要是帶李妙妙去省城,那麼一旦被趙旭和李晴晴知道,一定會埋怨自己的。

魯玉琪一想到趙旭對自己那副冷冰冰的態度,還一個勁兒地和自己吵架。如果把他小姨子李妙妙拐到省城去,一定能將他氣得七竅生煙。

想到這兒,魯玉琪嘴角泛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,對李妙妙說:“妙妙啊!我倒是可以帶你去省城。不過,這件事情可得事先和你聲明,要是你姐夫和你姐姐怪罪起來,你得把情況實話實說啊!就說上我家寄住,可不是我把你拐到省城去的。”

“行!到時候我就住在你家。”李妙妙高興地說。

“成交!”

“成交!”

兩個女人互相把手疊落在一起。然後,互相留了聯絡方式,一場天大的陰謀已經醞釀好了。

李晴晴買完飯回到醫院後,見趙旭在醫院門口正在擺弄著手機。

“趙旭,你怎麼出來了?”李晴晴對趙旭問道。

“剛纔抽菸來著。對了,妙妙剛纔來了,和魯玉琪吃飯去了。”

“誰?”李晴晴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。

“魯玉琪,就是那個太平公主!......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