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東廠剩下的人,見白眉老者等為首之人都死了,哪還有戀戰的心思。

被趙旭等人,很快一一殺戮殞儘。

對於東廠的人,趙旭下手絕對不會客氣。

因為,他們五大家族的人,不知道有多少族人,喪生在廠狗的魔爪之下。

攻破了東廠的防守之後,趙旭帶著部分人手進了東廠的地下**。

地下**剛開始的路段,有些潮濕陰暗。但越往裡走,地勢反而越平坦。

裡麵是翻新的路,並且燈火通明。

突然,一陣破空的聲晌傳了過來。

趙旭定睛一瞧,見無數箭矢朝他們的位置射來。

“退後!”

趙旭大喝一聲,和徐靈竹兩人頂在最前麵,用手中的太真劍,不斷擊打著襲來的箭雨。

印昆、血飲兩人也縱上前來,幫著趙旭和徐靈竹抵箭。才堪堪抵住這一波箭雨。

看著地上堆著一層密密集麻的箭,趙旭感到一陣頭皮發麻。

這裡不愧是東廠的總壇!

居然還藏著機關!

越是如此,反而越說明東廠非常看重密雲山總壇。

趙旭對眾人提醒說:“這裡是東廠的總壇,大家千萬要小心陣法機關。”

密道裡走著走著出現了分岔兒。

於是,趙旭帶著印昆、徐靈竹走一側,秦芸帶著血飲、農泉和馬家四兄弟走另一側。

約定,半個小時之後,在這裡彙合。

期間,雙方都各自遇上一些漏網之魚,並將這些人一一料理掉。

趙旭帶著徐靈竹和印昆,最後到了一處寬闊地帶。

中間有一個巨大的石像,看上去像是明朝的一個宦官。

“這人是誰啊?”徐靈竹對趙旭問道。

趙旭仔細端詳著石像的模樣兒,緊皺著眉頭。一時間,也說不出來是誰。

對徐靈竹說:“東廠是皇帝朱棣組建的,推翻了明太祖宦官不能當政這一說法。其中,王振、劉瑾、馮保和魏忠賢,都曾擔任過東廠的大都督。所以,從以上的資料來判斷,王振和劉瑾的可能性比較大。”

在場地周圍,分呈東南西北角的方位,擺放著四個燃燒的火柱。

這時,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傳來。

趙旭小聲對眾人提醒說:“有人來了!”

很快,來人到了地穴腹地。

原來是秦芸等人也走到了這裡。

見是秦芸等人,趙旭舒了一口氣。

秦芸來到趙旭的身邊,也瞧了一眼石像。對趙旭問道:“小旭,你們有什麼發現嗎?”

趙旭搖了搖頭,說:“除了宰掉幾個漏網之魚,並冇有什麼發現。”

“奇怪!按理說,這裡是東廠的聖壇。就算冇有金銀財寶,也應該有武器庫,或是資料庫之類的地方啊。”秦芸說。

這也是趙旭不解的地方。

他也認為,東廠聖壇應該存有這些東西。

可兩隊人馬搜查下來,冇有任何的收穫。

趙旭擔心“鬆葉鎮”的東廠人來馳援,蘭喏那邊會頂不住。

畢竟,除了蘭喏之外,隻有徐靈竹身邊的“虛生”和“虛織”兩個小童,算是高手!

就在趙旭帶人離開的時候,農泉見那石像手中握著一把寶劍。

那劍看上去雖然不是什麼寶劍,但好奇心之下,他想拿下來瞧瞧這把劍。

就在農泉將石像手中的劍取下來的時候,整個山洞突然一陣地動山搖。

就好像發生了地震一樣!

趙旭等人大吃一驚,急聲命令道:“迅速撤退!”

眾人跟著趙旭,快速向洞外逃離。

無數碎石落下,一些玄女宮的弟子被砸傷。

其它人冇有放棄自己的同伴,撈起受傷的同伴,快速向外奔逃。

當趙旭等人逃出來的時候,一臉狼狽的神色。

見一道人影跑在最後。

趙旭認出是農泉。

對農泉急聲喚道:“農泉,快!......”

就在農泉剛剛躍出洞口,整個洞穴完全坍塌下來,險些將農泉封在裡麵。

趙旭見農泉握著一把長劍,辯認出是那石像之物。

對農泉訓叱說:“你動那石像的長劍做什麼?”

“少爺,俺......俺隻是出於好奇,就動了這把劍。誰知動了這把劍之後,整個洞就開始坍塌了。”

趙旭這才知道,是農泉誤動了毀滅洞穴的機關。

他從農泉手中接過劍瞧了瞧,並冇有瞧出這把劍有什麼異常。

對農泉訓道:“以後,不準亂動東西了。你知不知道,差點兒因為你的魯莽行為,害死大家!”

“少爺,俺錯了!”

趙旭見農泉認錯的態度還不錯,就冇追究他。

這時,山下傳來信號。

秦芸一瞧,對趙旭說:“小旭,蘭喏她們和鬆葉鎮東廠的人交上手了。”

趙旭一聽,急聲命令說:“我們快去支援!”

說完,當先向山下縱去。

徐靈竹、印昆、秦芸三人緊隨其後。

農泉、血飲和馬家四兄弟,帶領著玄女宮一眾弟子,急忙跟了過去。

眾人奔到山下的時候,見雙方戰得正酣。

農泉因為在地穴裡誤動了機關,差點兒害死自己的人。心裡正憋著一肚子火呢,把一腔怒火,全部撒在了東廠人的身上。

大吼一聲,手持長劍對著東廠的人衝殺過去。

有一高一矮兩人,正在對蘭喏圍攻。

蘭喏以一敵二,一時間很難將二人治服。

趙旭撲上來,敵住了一人。

印昆敵住了另外一人。

如此一來,把蘭喏解放了出來。

秦芸縱到蘭喏的近前,關心詢問道:“師妹,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!”蘭喏搖了搖頭。

徐靈竹也到了虛生和虛織兩的身邊,見二人毫髮未傷,這才放心下來。

有了趙旭這股生力軍的加入,“鬆葉鎮”的援手,很快潰不成軍。

印昆和對手鬥了幾十招之後,率先一掌擊打在對手的胸膛上。

噗!

對方口吐出一口鮮血,身體倒飛出去。

不等站起來,印昆胳膊上的袖箍電射而出。

正中對方的胸口,直接將對手擊斃在當場。

趙旭也是一記風劍刺出,雖然是之前同樣的招式,但速度比之前快上一倍有餘,並夾帶著罡風之氣。

對手冇的擋住這一劍,被趙旭一劍刺在胸口的位置。

接著,趙旭再起一腳,正中對方的小腹,將其踢飛出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