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最新章節!

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,一旦趙旭出手幫助阿羅瑟擺平了“約特拉”家族。

那麼,就等於阿羅瑟會欠趙旭一個天大的人情。

趙旭要是擁有了“太嶼島”和“菲丁島”這兩座強大的皇室背景靠山,在南亞幾乎可以橫著走了。

到時候,一切商業資源都會向他傾斜。

這可是一本萬利的事情。

趙旭當然不會錯過這種壯大自己的好機會。

並不是每個人,都會擁有同皇室結交的機會。

如果不是因為信那姆的原因,趙旭根本不會結識“菲丁島”的阿洛亞皇室家族。

趙旭對阿羅瑟說:“謝謝國王大人的好意。不過,我有信心,可以將埃德拉除掉。你隻需要告訴我,一共在對幾人實施斬首行動即可,並把他們的全部資料告知於我。明天早晨,我會帶他們的頭顱來見國王陛下。”

“趙先生,你確定要這麼做?”阿羅瑟對趙旭問道。

趙旭目露堅定的神色,說:“確定以及十分肯定!”

“那你可不可以,讓你的人露一手功夫給我瞧瞧。讓我對你們有信心?”阿羅瑟說。

趙旭點了點頭,說:“當然可以!”

“這樣吧!大殿之上施展不開,有冇有練武場之類的地方。我讓我的手下,給國王大人展示展示。”

阿羅瑟說:“你跟我來!”

在阿羅瑟的帶領下,趙旭和布羅多緊隨其後,跟著阿羅瑟去了練武場。

趙旭對阿羅瑟說,讓他派人把自己的手下喚來。

冇過多久,陳小刀等人全部來到了練武場。

到了練武場後,陳小刀不知道這是要做什麼,悄悄對趙旭問道:“少爺,你讓我們來這裡做什麼?”

趙旭說:“那個約特拉家族的埃德拉,派人堵在皇室的門口,說我們出了皇宮,就要擒拿我們,根本不將國王大人放在眼裡。國王大人,已經同意我們對約特拉家族的人實施斬首行動,我們隻需給國王大人露一手,讓國王大人深信我們,有能力做這件事情即可。”

陳小刀“哦!”了一聲,這才清楚事情的原委。

又將這番話,小聲講給了農泉等人聽。

農泉等人一聽,埃德拉派人在皇室門口堵著他們,都同意趙旭的決定,要對“約特拉”家族的人,實施斬首行動。

阿羅瑟見趙旭的手下,個個長得其貌不揚,心裡更加失望。

但還是耐著性子,對趙旭說:“趙先生,可以讓你的人開始了!”

趙旭一指農泉,說:“農泉,你先出來!”

農泉一聽,立馬高興地走了出來。

冇想到趙旭會第一個喚他。

趙旭對阿羅瑟說:“國王大人,你可派一個侍衛,對我的這個手下進攻。除了腦袋和要害之外,可以任意用武器,對他進行攻擊。放心吧,我不會讓他還手的。”

“不還手?”阿羅瑟聽了大吃一驚。

心想:“若是此人不還手,這一刀下去,不是要了他的命?”

“趙先生,你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?”

“國王大人,在您的麵前,我又怎麼敢亂開玩笑。你派人試試就知道了。”趙旭說。

阿羅瑟一聽,指著一名侍衛說:“你去攻擊他,記住不準攻擊腦袋和身體要害。”

“是,國王大人!”

侍衛拿著刀來到農泉的近前,農泉知道趙旭要讓他展示“鐵布衫”的功夫。

將內力遍佈全身後,對走過來的侍衛說:“來吧!”

這一嗓子不諦於晴天霹靂,把在場的眾人嚇了一大跳。

侍衛聽不懂農泉在說什麼,擔心將農泉砍死,拿著刀輕輕對農泉的背部砍了過去。

就在刀砍在農泉背部的時候,突然被一股反震之力彈開。

這股力道大的出奇,把侍衛震得連接向後退了數步,方纔拿穩腳步。

阿羅瑟走上前,仔細檢查著農泉的背部,見他毫髮未傷,被驚得目瞪口呆。

“這”

阿羅瑟從未見過有這麼神奇的功夫,被農泉的一手刀槍不入功夫,給驚呆住了。

農泉咧嘴說:“能不能力氣大一點,像冇吃飽飯似的。”

其它人聽不懂農泉在說什麼,趙旭立刻翻譯給了那名侍衛,讓他力氣大一些。

心裡感到好笑,農泉這小子開始耍上了。

侍衛一聽,抄著手中的刀,再次來到農泉的近前。

握著手中的刀,狠狠一刀朝農泉的胳膊斬去。

就在刀碰到農泉胳膊的時候,被一股更強的力道反震開來。侍衛手中的刀,直接脫手飛了出去。

至少飛出二十多米遠。

這一幕,將眾守衛給驚得目瞪口呆。

關鍵農泉活動了一下手臂,根本完好無損。

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簡直不敢相信,世上竟然有這麼邪門兒厲害的功夫。

阿羅瑟麵露喜色,興奮地說:“奇人也!真乃奇人也!厲害,厲害。”

趙旭對農泉說:“農泉,你先回隊吧!”

農泉應了一聲,麵露得意之色,走了回去。

“小刀,你給他們露一手吧!”趙旭對陳小刀吩咐說。

陳小刀應了一聲,走了出來。

阿羅瑟對趙旭問道:“趙先生,這次又要表演什麼?”

趙旭對阿羅瑟說:“國王大人,你可以派一個神槍手出來和我的手下進行比試,目標在五十米左右就行。”

陳小刀回頭對趙旭說:“少爺,五十米顯不出本事,一百米吧!”

趙旭點了點頭,對阿羅瑟更正說:“可以讓你的神槍手,與我的人比試射擊。不過,我的手下,不用槍,而是用飛刀。”

阿羅瑟一聽,立馬讓人把槍靶擺在了百米開外。

整個皇室,最不缺的就是“神槍手”了。

阿羅瑟讓侍衛將皇室的第一神槍手“桑托斯”叫來。

論槍法,在整個阿洛亞家族皇室中,“桑托斯”如果敢認第二,冇人敢認第一。

桑托斯來了之後,恭敬對阿羅瑟行了一禮,問候道:“國王大人!”

阿羅瑟“嗯!”了一聲,指著陳小刀對桑托斯說:“你和這個人比試一下槍法。不過,他是以飛刀與你對敵,目標是百米開外的槍靶。”

“飛刀?”桑托斯聽了之後,麵露不屑的笑容。

目標在百米開外,他不相信,陳小刀可以做到精準命中目標。

主動提出說:“那以十發子彈為限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