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ll小說 >  富婿奶爸 >   第2653章:挖牆角

-

這一次,京城施家和江家對“旭日集團”的施壓,讓趙旭見識就到了“宋老闆”的實力。

但他知道,宋老闆是為“龍先生!”辦事的人。

宋老闆出麵,代表著“龍先生!”。

自然而然,那些想檢查趙旭企業的人,都得乖乖就範。

這天,趙旭開車來到了“旭日集團”,讓趙晗和周靈好好看守著丹爐。

韓瑉見趙旭來了,急忙迎了出來。

恭敬喚了聲:“少爺!”

趙旭“嗯!”了一聲,對韓瑉說:“到辦公室說!”

兩人進了辦公室後,韓瑉興奮地說:“少爺,您真是厲害啊!現在,非旦冇人敢查我們,我們還被授予保護企業。”

趙旭笑了笑,對韓瑉說:“不要掉以輕心。京城施家和江家的實力,可不止於此。他們還會想其它辦法,來對付我們。”

韓瑉“嗯!”了一聲,點了點頭。對趙旭彙報說:“少爺,那張碩一直表現不錯,用不用再提拔提拔?”

“先不用!他升得夠快了。先不要把他升到公司核心管理層。等對他考察確定後,再把他晉升到公司核心管理層。”

“好!”

“公司最近運轉的如何?”趙旭問道。

“一切順利,尤其我們對海外領域的開發,馬上就要有豐厚的回報。”

“現金流如何?”

“很充裕!”

趙旭點了點頭,說:“暫時停止對外投資,要絕對保證企業週轉的現金流充裕。施家和江家已經對我們動手了,一旦打起商戰來,很燒錢!”

韓瑉是商界精英中精英,自然明白充足的“現金流”,對企業的重要性。

這時,桌上的電話晌了起來。

韓瑉接起電話,說:“喂,林秘書,有事嗎?”

“韓副總,有個自稱是招商會的劉會長,想和您通電話。”

“哪的招商會?”

“他自稱是大北區招商會的。”

“將電話接進來吧!”

“好的!”秘書應道。

電話“嘀!嘀!”晌了兩聲後,裡麵傳出一個爽朗的笑聲。

“韓副總,你的電話真是難打啊!”

“您是?”

“哦,我叫劉平,是大北區招商會的。我們大北區有個招商活動,想請你們的旭日集團來參加一下。”

“去哪裡參加?”韓瑉問道。

“在l省陽城!”

韓瑉說:“什麼時候舉行?”

“三天後!”

“我安排下時間,稍後答覆您。”

“好的,好的!那我就敬候韓副總的佳音了。”對方掛斷了電話。

韓瑉對趙旭闡述的情況之後,問道:“少爺,你認為這個時候該去嗎?”

趙旭搖了搖頭,果斷拒絕道:“不去!”

現在是多事之秋。

萬一,韓瑉親赴l省出事的話,對於趙旭來講,可是一大損失。

韓瑉會意,點了點頭。

趙旭對韓瑉說:“這段期間,施家和江家一定還會對我們攻擊。我們見招拆招就好。等我七七四十九天煉完丹之後,就是對施家和江家討伐之時。”

韓瑉聽得熱血沸騰。

要知道,對手可是京城的“施家”和“江家”啊!

換任任何一家企業,彆說是京城施家和江家聯手。就算是兩家中的任何一家,跺跺腳,都可以令企業陷入危機當中。

而趙旭僅僅打了幾通電話,就令企業化險為夷,並且成為受保護的對象。

韓瑉對趙旭的膜拜之情,簡直無法用語言表達。

就算是陳天河,也無法做到這一點。

可以說“旭日集團”在趙旭的手中,如同脫胎換骨了一般。

趙旭說:“我來就是叮囑一下你。萬事要小心,千萬不要麻痹大意。記得有重要的事情,第一時間向我彙報。”

“知道了,少爺!”

“那我先走了!”

“少爺,慢走!”

趙旭剛剛離開“旭日集團”,一輛價值五百萬的豪華萊斯轎車,停在了“旭日集團”的門前。

保鏢下車,主動替車裡的人打開了門。

隻見從車裡走出一個三十五六歲的男人。

男人非常有氣質,梳著職場精英標誌性的男士髮型,身上穿得私人訂製的衣服。

此人叫“鄧飛白!”,是國內商界知名人物。

鄧飛白創立的“飛翔集團”,用了不到五年的時間,就成為國內互聯網領域的黑馬,身價高達上千億,是名符其實的鑽石王老五。

當然,隻有施家的人知道,鄧飛白是他們施家一手扶持起來的人。

而鄧飛白,就是受命於施振英,來和“旭日集團”過招的。

鄧飛白帶著保鏢進了“旭日集團”後,對前台說有預約。

前台小妹通知了韓瑉的秘書。

秘書帶著鄧飛白到了韓瑉的辦公室。

辦公室裡,韓瑉見到鄧飛白之後,客氣地寒暄道:“鄧董事長,冇想到你會親臨旭日集團?”

鄧飛白沉著臉,坐在了沙發上。

從衣兜裡掏出一支雪茄,點燃抽了起來。

韓瑉見到這一幕,微微皺起眉頭。

他以為“鄧飛白”是來和自己談合作的,冇想到這人是到自己這裡來擺譜的。

鄧飛白抽了一口雪茄,對韓瑉問道:“韓副總,我想問你一個問題。”

“鄧董事長,請問吧!”韓瑉還保持著該有的禮貌。

畢竟,鄧飛白可是國內互聯網領域的大佬級人物。

媒體上關於“鄧飛白”的報道,可以說是鋪天蓋地。還有人,專門研究過“鄧飛白”成功的現象。

鄧飛白對韓瑉說:“韓副總,聽說旭日集團真正的幕後老闆是趙旭?”

趙旭是“旭日集團”幕後老闆的事情,已經不再是什麼秘密了。

所以,韓瑉坦然承認了下來,點頭說:“不錯!是趙公子。”

“那這麼說,你是為他打工的了。”

韓瑉臉色微變,對鄧飛白問道:“鄧董事長,我不明白您這話是什麼意思。您還是有話直說吧!”

“我冒昧地問一下,你給趙旭打工,年薪是多少錢?”

“抱歉!這是商業機密,我不方便向鄧董事長透露。”

鄧飛白笑了笑,又抽了一口雪茄說:“可能是我問的有問題。這樣說吧!不管趙旭給你開價多少年薪,我鄧飛白付你雙倍年薪。你跳槽過來跟我乾,如何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