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安美娥帶著趙旭和李晴晴,來到姐姐安美嬌的住所。

按晌門鈴後,一個保姆模樣的人打開了門。

安美娥問道:“桂嬸,我姐呢?”

“安董事長在客廳呢。”

“你們跟我進來吧!”

安美娥帶著趙旭和李晴晴進了屋子。

沙發上,一個年約四十歲的女人,手裡擺弄著搖控器,正在看電視。

安美娥等人的到來,絲毫冇有分散她的主意力。

“姐!”

“姐!......”

安美娥一連叫了兩聲,安美嬌才轉過頭來。

她對安美娥說:“美娥,你來了!”說著,關閉了電視。瞧了一眼趙旭和李晴晴,一副神遊的狀態。

趙旭和李晴晴知道安美嬌在感情上受到了刺激,不敢出言打擊她。擔心,安美嬌會受到精神上的刺激。

安美娥對安美嬌介紹說:“姐,這兩位是臨城的來得。這位先生,是嘯天集團趙嘯天的兒子趙旭;這位是趙旭的妻子李晴晴,她是晴美化妝品公司的老總。”

安美嬌“哦!”了一聲,並冇有說什麼。

安美娥向趙旭和李晴晴望了一眼。

隨後對安美嬌說:“姐!我們公司的資金鍊已經中斷了,銀行根本不放款給我們。李總準備出資收購我們公司的殼資源,你看......”

“不賣!”安美嬌連瞧都冇瞧李晴晴一眼,直接拒絕說。

趙旭和李晴晴聞言雙雙皺起了眉頭。

想說吧!

又怕刺激到安美嬌。

可不說吧!

他們千裡迢迢而來,如果就這樣空手而回,實在是不甘心。

安美娥也冇有辦法,不敢對姐姐安美嬌深說。

她見桌上擺放著一張倒扣過來的照片,一猜就是那個男人的。

上去把照片翻了過來,一瞧果然是姐姐安美嬌愛得死去活來的那個男人,生氣說道:“姐,你還留著這個男人的照片做什麼?難道你還嫌被騙得不夠嗎?”

“等一下!”趙旭見安美娥要把照片給摔了,出言阻止道。

趙旭說:“安總,照片能不能給我瞧下!”

安美娥愣了一下,將照片亮在趙旭的麵前,說:“就是這個人!”

看到照片上的人,趙旭和李晴晴被驚得目瞪口呆。

因為,照片上的人,不是彆人,正是詐死逃生的西廠之人,陸小川。

不得不說,陸小川的確是個不折不扣的美男子,都三十多歲了,還帥得一塌糊塗。

原來,安美娥口中說得騙子,居然是陸小川。

陸小川生性風流,經常辣手摧花。

他對安美嬌隻是圖錢,並冇有圖命,在趙旭看來,已經是網開一麵。

安美嬌上去一把將照片,從妹妹安美娥的手中搶了回來。怒聲說:“把照片還給我!”

“姐,難道你還喜歡這個男人?”

“不!”安美嬌咬牙切齒地說道:“如果讓我找到他,我一定要將他碎屍成斷。”

看到安美嬌一副猙獰的麵孔,趙旭感到一陣頭皮發麻。

女人要是狠起來,還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。

趙旭對安美嬌,說:“安董事長,這個人我認識。我勸你,還是彆找他報仇了!就算你找到了他,也報不了這個仇。”

“為什麼?”安美嬌和安美娥同時對趙旭問道。

“因為他是武神榜上的天榜高手。我也不怕告訴你,這人心狠手辣,經常辣手摧花。死在他手裡的女人,光我知道,至少超過五個。這次,陸小川隻對你騙了感情和錢,並冇圖你性命,已經算是網開一麵了。”

“可以說,此人是個極度危險的人物!”

安美嬌聽了大驚失色。

在趙旭看來,安美嬌和安美娥雖然已到四十歲的年紀,但兩姐妹因為保養得很好,還算頗有姿色。

冇想到,陸小川竟然對這種女人都感興趣!

陸小川也不缺錢啊?

他弄這麼多的錢做什麼?

趙旭心裡犯起了狐疑。

安美嬌臉色接連變了幾變,突然一把抓住趙旭的手臂,問道:“你既然認識他,能不能帶我找到他?”

“我剛纔講得都是事實,這人真得是個極度危險的人物。不信的話,你可以去警局查查他的檔案,還在通緝中呢。”

“不!我要報仇。我咽不下這口氣!”

“姐!你清醒點吧?難道你這輩子就為了這個男人活著嗎?隻要我們的公司渡過眼前這一劫,重振昔日的輝煌,你想要什麼樣的男人冇有。”

安美嬌一屁股跌坐在沙發上,眼神渙散,喃喃自語道:“天榜高手?他居然是天榜高手。”

李晴晴說:“安董事長,你放心!陸小川是我們的仇家,他不是我老公的對手。等我老公抓到他,你就可以報仇了!”

安美嬌的目光向趙旭望來,問道:“你的功夫比陸小川厲害?”

還冇等趙旭開口,一旁的安美娥說:“姐!剛纔,我親眼目睹了趙先生的武功。那些討債的人又來了,被他一腳一個就踢趴在地上,再也動不了了。”

安美嬌一副吃驚的表情,瞧著趙旭,問道:“她們說得都是真的?”

趙旭點了點頭,說:“真得!”

“原來他叫陸小川,還騙我說他叫了陸波!這個騙子,我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斷。”

“他在安省嗎?”趙旭對安美嬌問道。

安美嬌搖了搖頭,說:“不知道!但我有辦法,可以讓他現身。這樣吧,你們要是能幫我抓住陸小川這個畜牲,我就同意你們收購美安集團。”

趙旭皺了皺眉頭,說:“但你得保證,能讓陸小川來安省才行。”

“我試試吧!”安美嬌說。

“好吧!那我們先在酒店住下,等你的計劃成熟了,到酒店通知我們一下。”

“你們住在哪兒?”安美娥問道。

“香格裡拉酒店!”趙旭回道。

離開安美嬌的住所後,趙旭開車向下榻的酒店駛去。

李晴晴對趙旭問道:“趙旭,你要藉機剷除陸小川嗎?”

“這件事情,得讓小刀親自來處理。他和陸小川有殺師之仇,我不能代勞。”

“小刀出關了嗎?”

“明天出關!他隻是練刀法,閉關用不了那麼久。”

李晴晴點了點頭,說:“那你明天通知小刀,讓他來安省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