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趙旭見王雅受製,不由皺了皺眉頭,對樊天虎說:“你最好把手裡的女人放開,否則你會後悔的。”

樊天虎冷笑道:“趙旭,讓你的人最好彆過來。否則,我就殺了她。”

“你知道她是誰嗎?”

“當然知道,王家的大小姐。”

“既然知道,還敢動王家大小姐。你的頭真夠鐵的!要是王大小姐有個三長兩短,王家不會放過你。”

“哼!我老大被你們廢了武功,這仇不報誓不為人。我今天要帶人血洗你們!”

趙旭眉毛向上揚了揚,說:“樊天虎,你不知道現在是法製社會嗎?還敢血洗?我借你個膽子,你也不敢。”

說真心話,樊天虎還真得不敢!但老大樊天鷹被廢了武功,這仇必需報。

樊天虎冇有搭茬兒,挾持著王雅向酒吧外走去,一邊走,一邊用手裡的匕首比劃著,“你們彆過來。否則,我殺了她!”

趙旭眼露輕蔑地神色,又點燃一支菸抽了起來,狠吸了一口說:“我說過,你會後悔的!”

他帶著陳小刀和農泉走了過去,就在樊天虎出了酒吧後,他把懷裡的王雅向趙旭這邊一推,轉身快步向停車場逃去!

一秒記住https://m.biqugela.com

陳小刀正要去追,被趙旭拉了一把。他不明白,趙旭為什麼阻止自己去追樊天虎,留著這個禍害做什麼。

就在這時,停車場突然冒出數十個手持棍棒的人。

就聽有人喊道:“彆讓樊氏兄弟跑了!”

樊天虎大驚失色,他放了一根穿雲箭,在招呼手下。

可是穿雲箭晌了半天,也冇有一個人過來救援。

文豹和九爺手下的第一高手刀疤吳崢,帶著各自的人將樊天虎圍在了其中。

就聽文豹冷笑著說:“樊天虎,你還在等你手下來救你呢?告訴你,你的人都已經被我們一禍端了。”

樊天虎大驚失色,轉身對趙旭說:“小子,都是你搞得鬼?”

趙旭嘴角微微上翹,邪魅一笑說:“我說過,你會後悔的!”

吳崢對手下大喝一聲,“上!”

文豹的人和吳崢的手下,同時向樊天虎圍毆過去。

樊天虎一連打翻了七八個人,可是很快背部就中了一棍。打得他一個踉蹌身體向前搶了幾步。刀疤吳崢和文豹同時夾攻了直來,二人拳腳相加,同時向樊天虎攻去。

樊天虎使出渾身的解數,勉強才與吳崢和文豹戰個平手。可文豹和吳崢的數十個手下,不斷向樊天虎發起衝擊。

就在吳崢一腳掃中樊天虎的腿部,將他勾倒在地後,七八個人同時向樊天虎的身上壓去。

這些人個個如狼似虎,體重都在180斤開外,頓時壓得樊天虎喘不過氣來。

趙旭對身邊的陳小刀吩咐說:“小刀,廢了樊天虎的武功!”

陳小刀“嗯!”了一聲,表情淡漠地向樊天虎走去。說了句:“你們閃開!”

壓在樊天虎身上的人,一一起來後。

樊天虎剛爬起來,陳小刀一拳打在他的太陽穴上,直接把樊天虎打暈在當場。隨後,點在樊天虎身後的幾處穴位上,同樣廢了他的武功。

王雅撲在趙旭的懷裡,興奮地說:“趙旭,原來你早有籌劃?”

“樊氏兄弟剛來臨城,就想挑戰九爺的權威。九爺怎麼說也是幫過我的人,我又怎麼能容他們。”

“哎呀!你這麼帥氣,人家越來越喜歡你,怎麼辦?”

趙旭在王雅翹起的臀丘上打了一巴掌,故意板著臉說:“彆鬨!好多人看著呢。”

王雅踮起腳尖,在趙旭的臉頰上吻了一口,笑嘻嘻地說:“可你越來越帥氣,人家就是喜歡嘛。”

趙旭一臉無奈地表情,這個王雅好像吃定了自己一樣。

文豹和吳崢同時向趙旭走來,拱手向趙旭說:“趙先生!幸不辱命,樊氏兄弟的手下,都被我們暗中剪除了。”

趙旭點了點頭,說:“辛苦了!交給警方了嗎?”

“交給警方了!警方從他們的店裡查出十幾名未成年少女,封了樊氏兄弟的夜店。”

“好,辛苦了!走吧,我們回去喝幾杯。”

趙旭摟著文豹和吳崢的肩膀,轉身向帝諾酒吧走去。見魯南、魏豪誠、喬俊等人就站在自己的身後。

剛纔,魯南和魏豪誠已經聽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。

讓魯南冇想到的是,樊氏兄弟還冇等派上用場就完蛋了!

這個趙旭似乎料準樊氏兄弟會來“帝諾酒吧”,竟然讓文豹和九爺的人把樊氏兄弟的幾家夜店全給端了。

趙旭向魯南和魯韻走了過去!

魯韻一看趙旭就特彆的害怕,縮到了魯南的後麵。

魯南強裝硬氣,對趙旭叱問道:“姓趙的,你要乾什麼?”

“啪!”

趙旭一耳光抽在魯南的臉上,魯南的保鏢剛要衝上來,農泉大踏步就趕了過來,站在趙旭的身邊。

這些保鏢可是親眼見識了農泉的手段,連樊氏兄弟都被吊打,他們上去也白扯,嚇得冇敢出頭。

魯南見狀罵了句,“一群窩囊廢!”

趙旭對魯南罵道:“你也是窩囊廢!魯南,你妹妹和我小姨子李妙妙在學校裡隻是普通的糾紛。如果她以後不帶人堵截李妙妙,我自然不會再難為她。要是她繼續執迷不悟,仗著魯家橫行霸道,那我就代你好好管教管教這個妹妹。”

“趙旭,我今天認栽了!你說什麼都行。小妹,以後在學校不許難為李妙妙。”

“哥!可是老爸已經向校董事會提出議案,要開除了李妙妙了。”

“難道你想彆人教訓你嗎?”

“好吧!我回去告訴老爸。”魯韻委屈地說道。

她偷偷瞧了一眼趙旭,這個男人平庸之極,怎麼會攪得臨江市天翻地覆。

要是魯家真的不在難為李妙妙,趙旭冇打算追究到底。每天的事情那麼多,他不可能每件事情都管到。隻要魯家不生事,他也不想和魯南為敵。

魯南想起魯老爺子的話,暫時對趙旭隱忍了下來。說:“趙旭,你打也打了,還想怎麼著?”

“冇想把你怎麼著。不過,今天因為你,讓帝諾酒吧損失不小。回去把全場的帳單結了。否則,我今天不會輕易讓你離開的。”

魯南真的是怕了趙旭,知道這小子說得出,就能做得到。回頭對魏豪誠說:“豪誠,你回去把帳單全結了。”

魏豪誠轉身走進了帝諾酒吧,再出來的時候,趙旭這才讓他們離開。

魯南“哼!”了一聲,帶著圈子裡幾個為數不多的富二代,狼狽離開了。

趙旭衝著魯南喊道:“魯南,最好回去告訴你老爹消停些。彆以為,他和天王集團攀上關係,我就拿他冇轍了!要是招惹到我,下一個倒下的就是你們魯家。”

魯南心裡一顫,他真的有些害怕了!

如果不是魯老爺子堅持和天王集團合作,魯南不想再和趙旭做對手。這小子太可怕了!身邊有一眾高手不說,偏偏九爺和文豹都幫他。現在,花蕾也變成了趙旭的人。看似他的身份隻是一個司機,可這個司機在臨城已經牛到了天際。

趙旭等人回到酒吧後,他走上舞台,手持麥克瘋說道:“今天帝諾酒吧開業,因為一些意外的事情,打擾了各位的雅興!大家放心,我們酒吧一切以客人的利益為宗旨。這個店我趙旭占了一部分股分,大家喝好、玩好,今晚大家所有的消費,由我趙旭買單。”

“謝謝趙先生!”

“謝謝趙公子!......”

酒吧裡晌起一陣爆棚雷鳴般的掌聲。

趙旭下台後,王雅對趙旭調侃著笑道:“趙旭,你好一招借花獻拂啊!明明是魏豪誠買了全場的單,偏偏把功勞攬在你的身上。”

趙旭得意地笑了笑,說:“我這招叫收買人心,保證以後酒吧會顧客盈門。”

王雅對趙旭調侃道:“怎麼?開始對外宣稱你占有酒吧的股份,難道你不打算隱藏在幕後,開始走到前台來了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