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超哪敢亂動,見趙旭勇猛如斯,哭得心都有了。手插進褲袋,哆哆嗦嗦掏出了手機,撥打了唐凱歌的電話。

“爸!我......我在迪龍夜總會,出......出事了。”

唐凱歌正要就寢,聽了小兒子唐超的話後,不由大吃一驚。

“小超,出什麼事了?”

“一時半刻解釋不清,你快來吧!趙旭和宋依霜也在這裡。”

一聽趙旭和宋依霜也在,唐凱歌對小兒子唐超安慰說:“彆怕,爸馬上就趕來!”

掛斷電話後,唐凱歌立刻打電話給楊興,說自己小兒子在“迪龍夜總會”出事了,並說趙旭和宋依霜也在場。

自從楊嵐來到濱城之後,楊興就和楊嵐到外麵酒店去住了。

楊嵐不習慣住在彆人家。所以,楊興陪著她,一起住在濱城的“月府酒店”。

接到唐凱歌打來得電話後,楊興讓他馬上開車來接自己。

與此同時,趙旭把唐超交給殘劍之後,點燃一支菸抽了起來。發資訊給秦川,讓他立刻帶人趕來,並叮囑他該如何行事。

一秒記住https://m.biqugela.com

二十分鐘左右,唐凱歌和楊興率先帶人匆匆趕了過來。

見唐凱歌來了,唐超激動地喊道:“爸!救我。”

唐凱歌帶著楊興怒氣沖沖走到趙旭和宋依霜等人的近前,見兒子唐超臉上有幾個清晰的紅指印,知道捱了耳光。除此之外,並冇有明顯的傷痕,這才放心下來。

手下薛猛負傷很嚴重的樣子,帶來的人個個掛彩,一臉狼狽之相。

看到這一幕,唐凱歌冷哼一聲,瞪著趙旭和宋依霜問道:“趙先生、宋董事長,你們可以啊?我這會長的位置剛不坐了,你們就開始對我動手了。這是要卸磨殺驢,過河拆橋嗎?”

“唐老,彆激動!你在指責我們的同時,是不是要先瞭解一下事情的經過。”趙旭眯著眼睛,一副淡定的模樣兒。

唐凱歌冷哼一聲,對兒子唐超問道:“小超,倒底是怎麼一回事?你給我從實招來。倘若有半句話假,老子活劈了你。不過嘛,要是有人敢仗勢欺人,你老爸替你出頭。我就不信在濱城,還能讓一個外地人翻了天。”

趙旭對唐超冷笑著說:“唐小公子,你聽到冇有。你老爸讓你一五一十從實招來。要是有半句假話,你老子會活劈了你。”

唐超一聽,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。

說真話吧,明顯自己不占理;說假話吧,又擔心他老爸唐凱歌真得劈了他。

宋依霜和趙旭兩人,明顯不是好惹得。

“愣著做什麼,快給我說!”唐凱歌眼珠子瞪得滾圓,對兒子唐超催促道。

趙旭目光向唐凱歌身邊的大兒子唐劍瞥了一眼。

唐劍長得有些老成,資料上顯示才三十二歲,看上去有點像四十左右歲的年齡。

不過,見唐劍一臉漠視的表情,知道他對弟弟唐超的生死漠不關心。

趙旭暗道:“是個狠角色!”

這樣的人,纔是乾大事的人。不會被感情羈絆,做事我行我素。

唐超說話的底氣明顯不足,將事情發生的經過,簡略講述了一遍。

唐凱歌知道小兒子唐超的德性,一聽原來是碰了趙旭身邊的女人,雙方纔發生了爭執,氣得他指著唐超破口大罵道:“你個畜生,早晚會死在女人的身上。”

“趙旭,我兒子雖然招惹到了你的女人,但並冇做出什麼齷齪的勾當。你出手打傷了我的人,還打了我兒子這筆帳,怎麼算?”

“唐老,原來你算帳是這麼個演算法啊?難道非得等我的人,被你兒子給汙辱了,我才能動手打你兒子?”

“哼!你小子雖然伶牙俐齒。但彆忘了,這裡可是濱城的地盤兒。來到這裡,是龍你也得給我盤著,是虎也得給我臥著!”唐凱歌氣場大開厲聲說道。

宋依霜寒著俏臉反唇相譏說:“唐老,,濱城是講究王法的地方。你真以為自己能一手遮天?”

“宋依霜,這件事情是我的家事,希望你不要插手。”

“我不插手?趙旭是我的朋友,你敢對他不客氣,就彆怪我不顧商會道義。”

兩方僵持不下,眼見就有暴發衝突的趨勢。

站在唐凱歌身邊的唐劍,出聲勸道:“爸,這件事情畢竟是小超有錯在先。我看,還是算了吧!”

“啪!”

唐凱歌回手就給了大兒子唐劍一巴掌,怒道:“混帳,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兒?”

趙旭眯著眼睛瞧著。

他出手收拾唐超的目的,就是想看看唐凱歌對兩個兒子的反應。如今已經證實了資料上的情況,對他進一步實施計劃,有了莫大的幫助。

就在這時,秦川帶著一幫人匆匆走了進來。

唐凱歌回頭瞧了一眼,見秦川來了,不由微微皺起眉頭。

“迪龍夜總會”畢竟是“黑川集團”的場子,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,秦川帶人來也是正常的事情。

秦川到了唐凱歌的身邊後,瞧了趙旭和宋依霜一眼,對唐凱歌問道:“唐老,你和宋董事長這是乾什麼呢?”

“哼!宋依霜這女人當了會長之後,就開始想剷除異己。秦總,她今天對我下手,明天就會對你們黑川集團下手。我們不能讓這女人壞了濱城的規矩!”

宋依霜反唇相譏說:“唐凱歌,你彆在那裡混淆是非,顛倒黑白。是你兒子想讓趙旭手下的女人去陪酒,雙方纔發生了矛盾,你不指責你兒子,還在這裡護犢子!更可笑的是,居然還扯上了商會?我真懷疑,你這些年這個會長是怎麼當得?”

秦川充當合事佬,對雙方勸道:“好啦!就因為這點兒雞毛蒜皮的小事兒,你們雙方就大打出手。這要是傳出去,還不得被人笑掉大牙!讓我說,雙方各退一步,握手言和算了。”

唐凱歌目光望向楊興,見楊興點了點頭,心中的怒火才漸漸消退。

鼻裡哼了一聲,對宋依霜和趙旭說:“今天我就賣秦總一個麵子,估且算了。都給我滾過來!我們走。”

“慢著!”趙旭出聲叫道。

唐凱歌瞧著趙旭問道:“姓趙的,你還想乾什麼?”

趙旭嘴角掛著淡淡地笑意,盯著唐凱歌說:“讓你兒子給我的人道歉再走!否則,你可以走,但你兒子絕對走不了!”

-